總瀏覽量

2018年1月17日

Disruptive Series 4 ---- 智慧時代的Terminator


假新聞橫行,著名演員阿諾舒華生力啤,前加州州長Post了一張他在他的銅像下方街道上睡覺的照片,並寫下How times have changed

他寫這句話的原因不僅是因為他年紀大了,而且是因為他當加利福尼亞州州長時,曾出席了這家以他的雕像為名的酒店的開業典禮。酒店的工作人員告訴他,任何時候您都可以過來,我們會為您預留一間房間。當他從州長位子上下臺後再前往該酒店時,酒店經理拒絕給他房間,說他應該付錢,因為他們酒店房間現在供不應求。

他帶著一個睡袋,站在雕像下方,解釋他想傳達的資訊:「當我處於重要位子時,他們總是稱讚我,當我失去這個位子時,他們便忘了我,也不再遵守諾言。不要相信你所擁有的地位或金錢,也不要相信你的力量,也不要相信你的智慧,這些都不會長久。」Do not trust your position or the amount of money you have, nor your power, nor your intelligence, it will not last.

他試圖告訴大家,當人們認為你重要的時候,每個人都是你的朋友,但是一旦你不符合他們的利益時,你就無所謂了。You are not always who you think you will always be, nothing lasts forever.

又假得幾有道理。功名利祿是如此,平安健康也是如此,曾經的美好,轉頭沽空了。

阿諾舒華生力啤為自己制定計劃的傳奇故事,堪稱史上經典。

他是歐洲移民的後代,生於奧地利,隨家人移民到美國的時候,已經是21歲的廢青,當他還是個少年時,心中就已經燃起偉大的American Dream成為美國總統。

想要成為美國總統的目標,對於他的家庭出身和學歷來說,實在是冇可能,但他並沒有望而卻步,反而是摸索出了一個相當具有執行力的方法,就是將自己的大目標分解成可以實現的小目標:

想成為美國總統首先要成為美國州長要競選州長必須得到雄厚的財力後盾的支持要獲得財團的支持就一定得融入財團要融入財團最好能娶一位豪門千金要娶一位豪門千金必須成為名人成為名人的快速方法就是做電影明星唔夠靚仔想做電影明星,那就健身擁有一身好肌肉。

他十五六歲時就開始了健美訓練,移民到美國後,更是按部就班執行起自己的計劃。後來的事實證明,確實如他所願,步步為營,實現了自己的目標。

雖然最終因為美國憲法規定「總統必須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的客觀條件限制,Terminator未能實現當總統的心願,但總體來說,他之前的每一項目標都完成地很漂亮。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當計劃目標過大的時候,我們需要對它進行分解,分割成每月、每周、甚至每天都能操作的小計劃,最終於運籌帷幄之中,達成目標。


第一套Terminator拍攝於1984年,第二套T2: Judgment Day 拍攝於1991年、到了T3己經是2003年。阿諾當年已經是個56歲的大叔。由第一套37歲拍到56歲,頭尾剛到20年。

從軟件周期來看,大約每20年都有一次發財機會,投資一定要把握,錯過了1975電腦軟件,也錯過1995網路創業,如果再錯過AI,就要再等20年了。第一次是大約從1975年開始,平台主要聚焦在PCNB。知名代表公司有Microsoft,主要是作業系統,創立於1975 年,Adobe,主要是多媒體軟件,創立於1982 年,Oracle,資料庫軟件,創立於1977 年,SAP,企業資源軟件,創立於1972 年。

每一代的教主,都有一個Dress CodeSteve Jobs是黑圓領Tee加牛仔衭灰波鞋;Mark Zuckerberg是灰Tee;阿諾舒華生力啤是黑皮褸的Terminator LookAI教主Nvidia的黃仁勲也是黑皮褸。



相信每個打機宅男廢青對 Nvidia(英偉達)都不陌生。當年還在打遊戲升級顯示卡的年代,就肯定知道Nvidia的 GeForce

最近幾年,科技股的新聞都聚焦在幾家公司,股價升幅相當驚人、例如TeslaFAANGNvidia,這幾家公司代表著未來的趨勢,分別是電動車和人工智慧。,全球投資機構都在昅實這家公司,當然包括我們。Nvidia從由2016年頭開車,至今竟升了640%;即使自2017年初至今,亦已上升了兩倍左右,非常驚人。


他憑什麼兩年升六倍?因為,他是全球第一支AI股票。(未完)


2018年1月16日

讀這五類書,做高境界的人

本文是錢穆先生1962122日在香港調景嶺慕德中學的演講,他將讀書和做人緊密聯繫在一起,言簡意賅地說出了書籍對於人生的重要意義。你讀什麼樣的書,就決定了你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讀書便能學得做一個高境界的人呢?究竟當讀哪些書好?我認為:業餘讀書,大致當分下列數類:

修養類的書

所謂修養,猶如我們栽種一盆花,需要時常修剪枝葉,又得施肥澆水;如果偶有三五天不當心照顧,便決不會開出好花來,甚至根本不開花,或竟至枯死了。栽花尚然,何況做人!當然更須加倍修養。

中國有關人生修養的幾部書是人人必讀的。首先是《論語》。再次是《孟子》。孔孟這兩部書,最簡單,但也最寶貴。如能把此兩書經常放在身邊,一天讀一二條,不過花上三五分鐘,但可得益無窮。

孟子曾說過: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連做皇帝王天下都不算樂事;那麼,看電影、中馬,又算得什麼?但究竟孟子所說的那三件樂事是什麼?我們不妨翻讀一下孟子,把他的話仔細想一想,那實在是有意義的。

人生欲望是永遠不會滿足的;有人以為月入二百元能加至二百五十元就會有快樂;哪知等到你如願以償,你始覺得仍然不快樂。即使王天下,也一樣會不快樂。我們讀歷史,便知很多帝王比普通人活得更不快樂。做人確會有不快樂,但我們不能就此便罷,我們仍想尋求快樂。

還有一部《老子》,全書只五千字。一部《莊子》,篇幅較巨,文字較深,讀來比較難;但我說的是業餘讀書,盡可不必求全懂。還有一部佛教禪宗的《六祖壇經》,是用語體文寫的,內中故事極生動,道理極深邃,花幾小時就可一口氣讀完,但也可時常精讀。其次,還有朱子的《近思錄》與陽明先生的《傳習錄》。

我常勸國人能常讀上述七部書。中國傳統所講修養精義,已盡在其內。

欣賞類的書

風景可以欣賞,電影也可以欣賞,甚至品茶喝咖啡,都可有一種欣賞。我們對人生本身也需要欣賞,而且需要能從高處去欣賞。

諺語有雲: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做詩也會偷。

詩中境界,包羅萬象;不論是自然部分,不論是人生部分,中國詩裡可謂無所不包;一年四季,天時節令,一切氣候景物,乃至飛潛動植,一枝柳,一瓣花,甚至一條村狗或一隻令人討厭的老鼠,都進入詩境,經過詩人筆下暈染,都顯出一番甚深情意,趣味無窮;進入人生所遇喜怒哀樂,全在詩家作品中。

又如王維詩: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這是一個蕭瑟幽靜的山中雨夜,但這詩中有人。

松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那不是一幅活的人生畫像嗎?

讀散文更自由。學文學乃為自己人生享受之用,在享受中仍有提髙自己人生之收穫,那真是人生一秘訣。



博聞類的書

這類書也沒有硬性規定;只求自己愛讀,史傳也好,遊記也好,科學也好,哲學也好,性之所近,自會樂讀不倦,增加學識,廣博見聞,年代一久,自不尋常。


新知類的書

生在這時代,應該隨時在這時代中求新知。這類知識,可從現代出版的期刊雜誌上,乃至報章上找到。這一類更不必詳說了。

消遣類的書

其實廣義說來,上面所提,均可作為消遣;因為這根本就是業餘讀書,也可說即是業餘消遣。但就狹義說之,如小說、劇本、傳奇等,這些書便屬這一類。如諸位讀水滸傳、三國演義、紅樓夢,可作是消遣。

上面已大致分類說了業餘所當讀的書。但諸位或說生活忙迫,能在什麼時讀呢?



其實人生忙,也是應該的;只在能利用空閒,上床了,可有十分一刻鐘睡不著;上洗手間,也可順便帶本書看看;今人不騎騾馬,但在舟車上讀書,實比在馬上更舒適。讀書只要有恒心,自能培養出興趣,自能養成為習慣,從此可以提髙人生境界。這是任何數量的金錢所買不到的。

錢穆先生
先後授課於北京、清華、燕京、北平師範大學等名校,日華侵華時,輾​​轉任教於西南聯大、武漢大學、華西大學、齊魯大學、四川大學、江南大學等大學。撰寫《國史大綱》,一九四九年,南下廣州。十月,錢穆跟華僑大學,再搬香港。一九五零年錢穆在香港創辦新亞書院,使流亡學生,絃歌不輟。辦學有成,亦獲香港政府尊崇。一九六零年應邀去美國耶魯大學講學,亦獲頒贈人文學名譽博士學位。一九六五年正式卸任新亞書院校長,應聘馬來亞大學任教。錢一生以教育為業,五代弟子,冠蓋雲集,余英時、嚴耕望等人皆出門下。

一九六七年,錢穆應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之邀,以歸國學人身份,由香港抵台灣,於臺北市士林區外雙溪築素書樓,一九六八年膺選中央研究院院士。晚年專致於講學與著述,雖目力日弱,仍隨時提出新觀點,賴夫人誦讀整理出版,謙稱為《晚學盲言》。




2018年1月15日

結婚後,願意陪我一起捱苦嗎?I don’t


紀伯倫Khalil Gibran18831931年,黎巴嫩詩人,代表作是《淚與笑》、《沙與沫》、《先知》。《寄小讀者》的冰心,將紀伯倫和泰戈爾放在一起評價說:「泰戈爾是貴族,家境優越,自幼受過良好教育。作品感情充沛,語調明快,用辭華美。格調也更天真,更歡暢,更富神秘色彩。而紀伯倫是貧苦出身,他的作品更像一個飽經滄桑的老人在講為人處世的哲理,於平靜中流露出淡淡的悲涼。」

紀伯倫出生於黎巴嫩(當時屬Ottoman Empire帝國統治)的一個天主教家庭。幼年未受正規學校教育。後隨家庭移居美國。在美國上學時顯露出藝術天賦。1908年赴巴黎師從羅丹學藝術,後興趣轉向文學,初期用阿拉伯語,後用英文進行寫作。紀伯倫的許多作品都帶有基督教色彩。1931年逝世於美國紐約,遺體葬於黎巴嫩。

在Sand and Foam《沙與沫》,紀伯倫說:「一個人的意義不在於他的成就,而在於他所企求成就的東西。」


現實生活中,我們見到過許多懷夢想,渴望成就卓越人生的年輕人。其中大多數人都並不缺乏獲得成功的天資,可是為什麼最後大部分人卻走向了平庸甚至是失敗了呢?造成這種差距的,並非出身、財富、文憑、機遇。而是志向、信念,是一切源自心底的迫切的願望。

通常一條廢柴要取得所謂的成功,需要有四個特質:主動積極、持之以恆、目標明確,Words and Action。拉開人與人之間差距的,就是這4個特質。在《Seven Habits》裡,Stephen Covey把「積極主動」放在了七個習慣之首。積極主動是什麼?積極主動不僅指行事的態度,還意味著人一定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如果你要做到有所成就,就必須付出百倍的努力。無數光鮮亮麗的背後,都是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練習,還有失去。

紀伯倫又說:「再遙遠的目標,也經不起執著的堅持。持之以恆地做某件事,對這件事始終保持興趣、熱忱,想不成功都難。」


世界正在悄悄獎勵有夢想的人。台灣那個iBanker小史咁樣講,受之有愧了,Click Here有能力者飛得高,有教養者才飛得遠。這句話在當今這個唯成績和業績論英雄的時代裡,似乎輕如鴻毛,格格不入。其實不然,無論時代如何變遷和發展,社會主流價值觀是不變的,有教養的人,無論身處哪裡,他總能獲得與他的人格相匹配的機會。

台灣騙子多,有教養的人也特多,日本的企業家稻盛和夫曾說,一個有教養的人,他既肯在崗位上鑽研,又願意將集體利益放在首位,這樣的人天然就具備成功的因素。當今社會,我們都希望更優秀,更出色,但是往往忽略了,教育的根本,是要先育人。合適的目標,才是成功的一半。卓越的人都知道自己的路要往哪裡走。

「小史,你創業,史太太支持嗎?」「支持。」「好,子女多大?」「幾歲。」「好。」


賢良淑德的女人被設定為從來不愛錢,視金錢如糞土,哪怕一輩子陪著男人吃苦捱窮,也不能有半句怨言,還要打心眼裡敬畏丈夫,孝敬公婆,似乎這樣的女人才值得娶回家。

事實上,婚姻是兩個人的結合,應該是讓兩個人都過得更好,而不是讓人過得越來越差,越來越潦倒,還不如Single有些男人,哪怕現在什麼都沒有,但是有一顆為小家庭奮鬥的上進心和責任心,並為之努力,假以時日,隨著資本的積累,兩個人想要的,終究會靠他們的雙手創造而得到,會過上屬於自己的小確幸日子。

女人不怕和男人捱窮,就怕和男人捱窮捱得沒希望,得捱一世,看不到未來,這才是令人絕望的。

男人可分為三種:自燃物、易燃物、不燃物。自燃物不用點,自己會燃燒,代表主動學習。易燃物是旁邊有火,他就會燃燒起來,就是周遭有學習的氛圍,他就會跟著學習。不燃物就是你再怎麼燃燒,他都不會燃,牛皮燈籠,點極都唔明。

試想一下:你有一個養了10多年如花似玉的姑娘,你捨得她跟一個一窮二白的男人去租房?她本來可以品嘗夜巴黎,踏過下雪極光的北極,卻只能跟你條廢柴窩在家裡打機,這就是愛情真理?

姑娘,一個真正愛你的男人,是捨不得讓自己心愛的女人一直吃苦的。苦一時,可以;苦一世,不行。

「我是真心愛你的。結婚以後,你願意陪我一起捱苦嗎?」請妳告訴他:我不願意。女人,一定一定不可以窮。

2018年1月14日

Disruptive Series 3 ---- Tesla破地獄,要靠德國喃嘸師傅Aumann

細個玩過模型四驅車的朋友,一定有朋友試過改裝摩打,係人都知,銅線圈捲得越多,個摩打就越快,捲得越緊,用電就越有效。於是成班細路就去捲銅線圈,架四驅車快到飛出軌道,你先發現雙星唔比你用改裝過嘅摩打打比賽。

Tesla創辦人Elon Musk去年11月在自己的Twitter上邊寫上:「我們深陷生產地獄(Production Hell)。」地獄問題主要來自Iron Man一向堅持自己做、自己製、由車殼組裝都一手打造,目前產能只能夠集中在加州費利蒙廠。

去年Tesla的銷量只不過是76,000輛,如今接單暴增六倍,在50萬輛的訂單中,價亷的Model 3就佔了七成。

大個左你先知道,你部Tesla電動車 Model 3同四驅車一樣,線圈捲得越靚就行得越順,德國公司Aumann正是電動車核心技術捲線圈(Coil Winding Technology)的典範,公司凈係賣捲綫圈的機器,幫車廠捲線圈,Tesla冇咗Aumann唔得。

Tesla的捲線師父仲要用人手拉銅線的時候,Aumann已經全面自動化,賣部機器比你,發發聲捲幾嘢,2016年就做左1.5億歐羅生意,仲有42%毛利同12%純利,估計2017年仲做到2億歐羅生意。

Aumann自動化捲線圈技術(Direct Winding Technology),比起傳統做法,用少50%銅線,少30%電金屬板,減少20%佔用空間,仲增加左電池接觸率同加快散熱,即刻提升電動車的效能。

Elon Musk當然想快啲攪掂條生產線,不過好多嘚急都急唔來。因為Tesla雖然係自動化生產,但係最重要嘅摩打部份,依然需要師傅人手製作拉銅線、綁銅線,耗時,耗人力,出品慢,簡直浪費生命,燒錢加劇。2016年明明賺緊2190萬美元,偏偏2017年第三季就蝕了61900萬美元。


目前位於加州的廠房每年只能生產100,000Tesla,但2018年要生產500,000部先滿足到市場需要,201711月底又推新款Roadstar及電動大卡車出來,2020年一百萬部先夠賣。試問而家嘅生產速度,又邊度滿足到市場?大佬,你搞掂條生產線先啦。深陷地獄的Tesla目前的確很難預測解決生產瓶頸,目前預計至2018年第一季末時每週生產5,000Model 3轎車,但去年第三季僅生產260Model 3,早已甩曬期。過去兩年,Tesla自動化捲線圈技術就只有靠Aumann頂住,是汽車界人所共知的事實。

2017924日,兩年一度的德國法蘭克福車展閉幕,這一場已經有120年歷史的全球最重要車展,新亮相的概念車,已經見唔到傳統柴油、汽油車,各大車廠展出的新車,唔係自動車就係油電混合車,宣告汽油車時代的終結。

電動車市場佔有率全球第一的挪威,在八年之後就全面禁止汽柴油車;印度計劃在2030年後;英國和法國計劃在2040年後全面停售汽柴油車中國政府亦開始研究時間表,正在推動20年前有500輛電動車上路。

歷史上出現過幾次重大的工業革命,締造了幾倍的經濟成長數據,千億商機,車廠別無選擇,目前全球各行各業醞釀的「工業4.0」,是否真的能帶來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長遠效益?我想是非常樂觀的,因為數據、事實、跡象正是如此。


「工業4.0」這一個字,2011年首度在德國漢諾威工業博覽會出現,兩年之後正式成為德國政府的核心政策,眼見德國投下火種,世界列強開始群起效尤,第四次工業革命從此席捲全球。汽車工業是德國的經濟命脈,「工業4.0」從概念到實踐,在汽車業首先動起來,許多應用場景逐漸浮上枱面。降成本,尋找新夥伴的同時,一些老牌供應商的機會來了,其中Tesla的供應商之中Aumann最有指標性,其他電動車品牌並不會刻意講供應商是誰,關注度無Tesla咁高。

德國企業99%是中小企規模,在德語世界裏稱為「Mittelstand」。超過330萬間中小企,僱用全國六成的勞動人口,佔德國GDP一半,Aumann賣捲線圈技術已經超過80年,佢地座右銘係:「無論邊個賣電動車,佢都要買我嘅機器(No matter who will prevail in the e-mobility revolution, they will need Aumann’s machines)」。早於1985BMWBenz就已經搵佢買機器,之後航空、鐵路、農業、綠色科技等等行業相繼搵佢買,Volkswagen、波子、AudiGMBOSCHRolls Royce、福特、波音、海爾、AirbusMiele、西門子都係佢嘅客。今年輪到Tesla同比亞迪排住隊搵佢捲線圈。

Aumann一年做2億歐羅生意,去年10月收購埋做自動化生產,一年做7000萬歐羅生意的USK,兩間公司加埋都未請到1000人。德國企業不想賺快錢,一件德國廚具可以用三代,他們只會著眼於長遠成功。德國人就有德國人的浪漫,你估真係請多10倍的師父返嚟?你請得切,啲師父都Train唔切啦。

Aumann股價20172月上市一股42歐元,半年後已經升至77歐元。上市之後就會係中國內地同北美開廠,由德國鄉下做到全球生意。

雖然Tesla銷量不到GM通用汽車的1%,但市值卻一度超越GM。市場不是用一家汽車製造商的角度來評價Tesla,它的價值就像車廠+石油公司+Utility油電公共事業+加上工業4.0


Tesla要破地獄,點可以少得了德國喃嘸師傅?早日離開地府,進入輪迴,Aumann(阿們)

本文得以完成,多謝我的Researcher Leo and Double A。

2018年1月13日

Disruptive Series 2 ---- 唯有大破 才能大立

打造國際級品牌的成功要素,首先要有資金,產品和營銷,三者缺一不可,尤其是近年來,社交媒體營銷至為重要。以前,消費者是故事的結束,現在正是反過來,Beginning with the story。頂級品牌的生存法則,是靠媒體、社交平台,幫品牌創造故事。

短短3天,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的中國首行斬獲豐厚,這也是他在2017年入主愛麗舍宮後的首次亞洲之行。設立12億歐元基金,收穫了京東20億歐元銷售承諾,一天更新31Twitter9Facebook,仲勤力過我同衛斯理。眾所周知,馬克龍是一位現實主義者,他誓言要改變法國的種種積弊,讓法國重新偉大。

華為及阿里巴巴螞蟻先後在美國出事,親華的結果就是斬獲豐厚,自摸爆棚。我首先關注就是VC/PE篇。

19日,國家開發銀行,法國國家投資銀行與凱輝基金Cathay Capital正式簽署了《諒解備忘錄》,共同發起設立中法(併購)基金二期。該目標規模為12億歐元,重點投資中法間具有跨境發展潛力的中型企業,其中國開行和法投行作為Cornerstine InvestorsCathay將繼續作為該基金的管理公司。

這三方的合作淵源始於2012年的中法(中小企業)基金一期。到了20143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法國期間,國開金融和法投行作為基石投資者,與凱輝基金再度合作,共同簽署相關諒解備忘錄;同年6月,中法併購基金正式宣告成立。不到半年,凱輝基金宣佈該基金已成功完成募集5億歐元,背後LP陣容堪稱豪華,除了國開行和法投行各自投資了1億歐元外,還有約30家來自中國、歐洲和中東地區的機構和家族投資者也參與其中。

截止目前,三方一起共同發起設立了四支基金,分別為中法(中小企業)基金一期和二期、中法(並購)基金一期和中法創新基金,在消費、TMT、醫療、高端製造、企業服務等領域累計投資了近50家企業。

聽到未?「消費、TMT、醫療、高端製造、企業服務。」通通是我們Disruptive Opportunities的射程範圍。

當大風吹來的時候,有人壘牆,有人建風車。我們做的是後者,這樣可以更好地利用風。愛發Twitter的馬克龍,在做了「利用風向」的比喻後,也迎來了民用核電以及航工領域的大事件。

現在你我很習慣這樣的生活,用手機上網Shopping、投資買賣股票、用App看《信報》及我的Blog、用機械人掃地、有事就問Google、將文件資料丟到網絡雲端上、我們身處一個連屎坑蓋都會上網的環境。

Facebook擁有全球三份二上網人口的社群網站使用數據,每天吃掉你和我50分鐘的時間,同時Google拿下全球網絡搜索搜索87%的市場佔有率,他們知道你我的喜好,掌握更清準的數據,因此他們聯手可以吃下全球兩成的廣告市場。

展望未來是一個大破壞時代,而唯有大顛覆者,才能得以倖存。你不去顛覆自己,破壞自己所處的產業,人家就來顛覆你。

唯有大破,才得以大立。

典範在轉移,顛覆之後,連結很重要。過去的壟斷者垂直思考,他們講求競爭、規模、權力、地位;但連結者是橫向思考,他們講求合作、重關係、溝通,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大相逕庭的策略,我們都得洗洗腦,因為誰懂得破壞,誰就能稱王。

Wesley Disruptive Opportunity Equity Fund,主題就是挑選一些「大殺傷力」具「破壞性創新」的環球股票來投資,長期持有,這些公司充滿創意,而且不限於傳統的科技公司,涉及工業4.0、全球資源、數碼科技、互聯網、醫療及生物科技。

Disruptive這個字,不新,管理大師Clayton Christensen 90年代己經提出。牛津字典的解釋是「破壞性創新」causing trouble and therefore stopping something from continuing as usual是針對顧客設計的一種新產品或是一套新服務。

破壞的基礎是什麼?Disruptive的基礎來自於「定」,怎樣至夠定?

一,有沒有清晰的目標;二,有沒有在整個團隊、董事會、員工夥伴間建立共識?沒有目標,破壞得越快,沒有共識,只是讓團隊散得越快。在模糊的未來,所有行業都在尋找成長引擎,「創新」肯定是企業成功的指標,有基礎的破壞加上「快」和「定」才能令你成為贏家,而不是更快的去送死。

我認為,投資者關注的不單單是產業的趨勢,想的問題是「什麼將形成趨勢?」雖然我們有很多不同產業的投資及創業經驗,但我關注的從來就不是一個產業,而是「問題」issue 本身。在所有新舊經濟交替發展裡,最最重要的趨勢是什麼?我想是互聯網和傳統產業的結合,尤其是移動互聯網。這股力量是全球新舊經濟交替的現象,舊世界的東西,你照著它的規則玩,它就把你愈拖愈深,然後你就慢慢地溫水煮蛙地死去。

沒有所謂的確定,甚至是維護著僅存的根基。生意無分新舊好壞,端看是否替客戶創做價值。(例如我們的ziggie, shojin…..)

現在本來熱衷於推動小型新創新公司的矽投資界指出,獨角獸(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初創公司)已經過時。大家的話題開始充斥着「十角獸」(估值超過100億美元的企業),他們具有超大規模、巨額市值,因為這些公司什麼生意都可以做,投資後者,才有豐厚的回報。

投資人、生意人一般都是貪新忘舊,投資一般都是水往低處流,也就是投資未來,一定要把未來成長性算入價值評估裡面。投資未來,就要跟上未來的發展。現今的投資地圖,已經出現「兩個世界」的樣貌。一個是由傳統大型工業股、石油股、礦業股以及金融股等所組成的舊世界;另一個則是由服務業、高科技以及媒體產業組成的新世界。

世界的未來不在我們所熟知的舊世界股票上,而是許多名不見經傳的高科技、服務業、數據以及媒體產業等新世界公司。如果投資人只會守守成規式地根據價值投資,當然賺不到什麼錢,那種老套的「價值投資法」,好像在目前的投資世界已經不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