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4月23日

世界讀書日,好好看清這個人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1995年起,把423日定為「世界閱讀日」(World Book & Copyright Day) 。希望藉著這個重要的日子,向大眾(尤其是年青人和兒童)推廣閱讀和寫作,為什麼在這一天,因為423日是大文豪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的生日與忌日。


從《The Art of Deal》開始,基本上把Dump的書全部看過,有一半是垃圾,另外一半是自吹自擂吹水之作,Dump不算什麼偉大的政治人物,他只不過是一名精明生意人,看穿了強國是一頭裝睡了40年的獅子,他不允許這頭獅子繼續裝睡。

大國之間無小事,美國啟戰,外行人看關貿,內行人必須看政治。貿易戰若不行,還有金融戰,外交戰、軍事戰。什麼打擊「中國製造2025」「台灣牌」,人云亦云,反而是中國還沒看清楚大形勢,一連串的外交失誤,還企圖用貿易戰的邏輯希望止戰,繼續搭美國世界秩序的順風車。這將是痴想。

洞悉美國國際戰略,先要摸清Dump的四種性格,種種問題必須回歸到人性層面,尤其是佢個人性格和特質,重新進行一輪解碼及梳理,才能夠漸漸地拼砌出這位美國狂人總統的內心世界和戰略,目前中國外交的智囊團,我相信冇一個人會將佢過去30年所有每一本著作,每一筆買賣,每一個刁都看得清清楚楚

洞悉美國未來國際戰略,就先了解這個人,從佢成長歷程和生命經驗,塑造出的幾種人格特質,起關鍵性的作用。

第一,投機者性格,訛騙詐騙,超越一切真假;
第二,生意人性格,得失凌駕是與非;
第三,變色龍性格,利益至上,反臉如翻書;
第四,出鋒頭性格,壞新聞好過冇新聞。

奧巴馬、希拉莉是沒搞過生意的法律人,完全缺乏當年老狐狸尼克遜、基辛格綜觀世局的領導人能力,習也不懂鄧小平韜光養晦、江澤民悶聲發大財的謀略。毛澤東算是深懂拿破崙的遠見,獅子醒了,但不能被西方發現,因此還要繼續詐傻扮懵。

貿易戰打到今天,大家總算看明白了,他的目的才不是加徵鋼鐵和大豆關稅來多收幾百億美元,而是在科技行業。中美雙方爭奪的是哪個國家才是21世紀全球創新的領導者

看看以下幾個資料,就足以讓美國人感到壓力:

- 高盛估計,2020年强國對人工智慧領域的投資將達到1500億美元,將遠超美國。
- 强國已經建成了比世界其他地區更多的高鐵線路
- 强國的移動支付數量是美國的50倍;
- 强國的工業機器人使用量是美國的兩倍多;
- 2017年,强國的電動汽車銷量比世界其他地區多;

而這些恰恰是美國和Dump政府最為擔心的方面。《紐約時報》報導,他對於《中國製造2025》的工業計畫尤其不滿。該計畫尋求在機器人、電動汽車和醫療設備等行業讓中國成為世界領導者,而這些都是利用脅迫和非法手段獲取美國技術。

Dump能夠置中興通訊於死地的最關鍵原因,就是中興通訊最重要的核心部件都是從美國採購的,並非自行研發生產,說白了就是一個判頭。在中國,很多非常知名的科技企業,也都是像中興通訊這樣的Broker,它們從美國的公司購買核心部件,然後再加工生產,像小米、OPPO、聯想等等,以及不計其數的ODM企業,其實都是如此,而這些只是龐大的科技行業的冰山一角,強國進口晶片的花費超過了石油。

在中國,能夠像華為這樣,有能力通過垂直整合的供應鏈創造自己的智慧財產權的公司數量基本上是零。

更重要的是,在晶片、半導體等關鍵領域,能夠跟美國對抗的能力幾乎沒有。在晶片行業,有個不成文的行規,世界上最好的晶片是美國產的,然後是日本、韓國、台灣,最差的是中國,中國做的會爆炸。

台灣的所有半導體教父,當年都是師承RCA而大陸的晶片,還根本沒有機會打入四强。A46家跟晶片有關的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潤總和才一百億人民幣,不如茅台一家的270億人民幣的利潤,更遠遠低於Intel一家接近100億美元的年利潤。而且美國可不止Intel一家晶片巨頭,QualcommBroadcomIntel三家的市值就佔據了全球市場大半江山,它們超過一半的銷售額是在强國市場實現的。


還有一個關鍵鬍鬚佬John Bolton,他比Steven Bannon更鷹派,給大家講一講Bolton這位極有爭議的人物。

美國政府從來都是非常小心地選擇精明能幹的人到聯合國當大使,比較著名是紐約州參議員摩依尼汗,黑人民權運動先驅人物Andrew Young,以及後來任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國務卿的Madeleine Albright

當年布殊總統的提名之所以有爭議是因為博爾頓先生多年來心直口快,直來直去,對世界上的流氓國家和獨裁者毫不留情,同時他還對聯合國持強烈的批評態度。

Bolton19491120日出生在美國馬利蘭州。他從小學業優異,考上耶魯大學法學院,並從耶魯大學拿到法學學士,和法學博士的學位。畢業後,從1974年開始,在華盛頓的一家律師事務所當律師,五年後,美國國際開發總署需要一名律師顧問,騁請Bolton,從此他走上為美國政府工作之路,先後在列根總統,老布殊總統和現任總統任內擔任各類要職,包括司法部長和助理國務卿等等。在民主黨克林頓當總統期間,Bolton擔任保守派大本營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副主席。

博爾頓是一位理想主義者,和布殊總統一樣,對世界上的非民主國家和政權深惡痛絕。他堅決支持台灣民主的發展,認為台灣人民在擁有了民主自由的時候,完全應該受到美國政府在外交上的承認,對於伊朗,Bolton是美國政府中最硬的鷹派人物,尤其是伊朗的核武器計劃,更是讓他憤怒。

對于北朝共產黨政權,不留情公開指責金正日父子統治的殘酷無情和危險,主張嚴格懲罰北朝,他對中國政府非常不客氣。

Dump,加上Bolton, Mattis, Navarro, Ross,新四人幫,中美之爭,是否會長期持續下去呢?答案是,非常有可能。戊戌年,世界變。




2018年4月22日

誰會相信4A廣告公司?(2018版)


上星期最震撼的新聞之一,就是擁有全球最大廣告傳播集團約2%股權的WPP CEO蘇銘天爵士(Sir Martin Sorrell)辭職,WPP目前在112個國家有400個大大小小的獨立廣告公司,包括合營聯營在內,一共有超過20萬名員工。


他的下台,引發了全球廣告業的一次大地震。該行業正走進的一個轉折點,沒有Sir Martin SorrellWPP集團將在24個月內解體。實際上,過去18個月,由於大消費者品牌削減支出,WPP公司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市值。

WPP是全球最大的廣告公司,WPP即係Wired and Plastic Product,從英國一家空殼小家品公司起步,透過收購合併,成為全球No.1廣告霸權。

2010年黎瑞剛黎叔到WPP當董事的時候,是這裡最年輕的董事,又是來自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黎叔跟CEO Martin爵士說,能不能定兩個指標:第一,多少年以後來自新興市場的廣告收入能夠占到30%?什麼時候能夠占到50%?第二,什麼時候我們這種傳統的廣告公司來自互聯網的收入能夠占到30%50%?

第一個問題還能解決,因為像中國、巴西、印度這樣的國家發展非常快,很快就有希望可以達到指標,但是第二個問題比較難辦,因為WPP是一家傳統的廣告公司,現在很多時候也就是跟WPP這樣的廣告公司打交道,他們就是針對CCTVB這種客戶的。什麼時候能讓它來自互聯網的業務,不管是做互聯網媒介購買,還是做資料測試、資料推廣行銷,收入能夠占到整個WPP廣告收入的30%,這就是巨大的轉型。

Sir Martin Sorrell聽進去了,過去幾年正在往那方面努力,但左搖右擺,在2014年曾突破30%,如果再往下走,這間公司就會很有希望,不會今天死得咁樣衰。


另一個問題,就是你們這些廣告人,知不知道死期在哪?你們這些4A廣告公司,Business Model幾十年都冇與時並進,知唔知驚?知唔知死期將至?

首先我們快速瞭解乜嘢係4A 4A的全稱是美國廣告代理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Advertising Agencies)。該協會是上世紀初由美國各大著名廣告公司所協商成立的組織,成員包括:奧美,JWTMcCannLeo BurnettBBDO等等著名廣告公司。該組織的最主要協定就是關於收取客戶媒體費用的約定(17.65%),以避免以惡性競爭,此後各廣告公司都將精力集中在非凡的創意和高超的客戶服務中,從而創造出一個接一個美妙的廣告創意。從而4A也成為眾多廣告公司爭相希望加入的組織。轉眼100年,4A廣告的商業模式幾乎沒變,仍以廣告創意和媒介投放為生,典型的衣食住行寄生業務模式。沒有完美的商業模式,踏進光速年代,4A廣告還適應嗎?

4A的死症

價值不再
對多數客戶而言,4A的價值正在急劇縮水。價格貴卻買不來高端的服務。4A廣告的服務已經遠遠適應不了客戶的實際需求:客戶需要The Last Mile,終端加強,4A不做;客戶需要產品創新,4A不做;客戶需要Quick Response4A不做;客戶需要Business Model的再造,4A不做;客戶需要促銷產品,4A說我只識幫你做Strategic。客戶需要做Online4A唔識做。

利潤消失
4A廣告協會對會員的要求是必須對客戶收足15%佣金及17.65%服務費。當年歐美的4A協會成立的初衷就是抵制業內壓價的行為。如今這個底線早就沒有了,不只在香港、中國,15%的服務代理費早就是歷史,2%是共識4A可以通過大量Media Buy爭取更大折扣?這個折扣,七除九扣之後,Margin極少,這對龐大的4A來說只能算是打散工。能收十幾廿萬Retainer月費的客戶又越來越少,日子辛苦又寒酸。

商業模式過氣,制度僵化
一個健康有生機的商業模式可以從6個角度解讀,我們用Business Model來審視現在的4A廣告,一切一目了然。:

系統 4A廣告的運營系統看起來很完善,但多年因循守舊,已經無法完整對接到整個行銷傳播產業鏈的大系統。舉例說:4A一直強調當地語系化。但是那些空降的鬼佬真的能瞭解市場,瞭解消費者,瞭解業態、產業鏈、管道、經銷商,真的能通過優化公司系統的每個環節去提升4A的作業能力?

整合:企業戰略、策略已經有McKinseyPWC了,創意已經有大量Creative Thinktank了,媒介雖然隸屬與各大集團,但是利潤早就是獨立核算,跟4A無關了,更下游的設計、製作、production4A自己不屑做,天天吹水整合,卻把自己在產業鏈中的價值整合整走了。

高效率:對內效率低下,4A經營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對員工而言,生意不是自己的,所以做好做壞無所謂。制度大鑊飯。對外效率也低,這個不用說了,你懂的。

核心競爭力4A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創意?品牌?獨一無二的服務?你信嗎?

4A素來強調策略,Branding強調整合傳播。推出各種策略工具來賣,先做分析再做洞察,然後有一個品牌遠景,Vision Mission,一個品牌概念,然後就是整合傳播,這些客戶都識了,佢點解要聽你的?客戶說,這個我會,不要再用PPTQ我。

持續盈利:幫老細賺錢,持續盈利,是一切廣告公司為客戶實現價值最大化後的收益。企業能否持續贏利是我們判斷其商業模式是否還有價值的唯一的外在標準。但是4A能做的越來越少。

Total Solution:高成本、低產出的整合傳播市場不需要。4A會的客戶也都會了,他還需要你嗎?客戶不如自己進行整合:什麼廣告101,品牌品牌策略機構出就得,互動互動行銷機構出就得,賣場終端公司出就得,活動活動公司出就得,公關公關公司做就得,中間用你4A廣告拍條片子,做些POP就完事了。每個環節都高效又省錢。數碼時代,傳統意義上的消費者已經不存在了。現在的消費者正在主宰廣告,而不是被廣告主宰。4A幾乎什麼都沒解決。成本還依舊很高。雖然有各種管理章程,財務審核,但都是治標不治本。

對於我們做投資、天使、VC也一樣,我們未來業務的發展和增長,在於互聯網,也就是今天的PC端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我們現在做任何事情,任何新業務開發,如果不能跟PC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結合,尤其是不能夠結合移動互聯網,不是說完全結合,但至少是有所結合,那你這個思路、做法就有問題,還得要認真思考、認真考量。

我們現在做投資也是這樣,我還管理著一個做早期內容的投資平臺,我們的投資其中有一條標準,就是它的業務跟移動互聯網的結合程度,儘管有些公司現在的收入、利潤情況很好,但是如果跟移動互聯網沒有結合,我們就不投,因為沒有未來。未來的一切都是在移動互聯網,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今天要意識到什麼?媒體的整個基礎設施在發生裂變,目前這批人是跨在兩個時代中間的。過去這個時代,媒體是怎麼形成的?媒體的基礎設施是什麼?電視就是無線的發射、有線網路的通道和衛星,這個就構成了電視的基礎設施;廣播就是無線頻率的發射;報紙就是郵局等傳統的發行管道以及書報攤等通路;圖書就是誠品書店等發行商以及大批管道的通路;電影就是發行公司、院線等等。

這就是過去從圖書到報紙、到雜誌、到廣播、到電視所有的Media基礎設施。今天整個的基礎設施在發生裂變。是說實在的,今天這種裂變不是未來,這種裂變就在你的腳下眼前,就在此時此刻,今天在說話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腳下的基礎設施都在裂變。

你要麼站在傳統這一邊慢慢沉沒,要麼站在裂痕中間立刻死亡,要麼就到一個新的平臺重新成長,就是這麼一個結局。所以任何一個媒體的管理者,任何一個內容的創新者,如果你不懂互聯網,不懂移動互聯網,不懂用移動互聯網的這些新人類,你的前途是渺茫的,這個就是現在巨大的挑戰。

如果有一個好的電視台品牌可以做衍生,只需要做品牌授權,而不是去自己操盤。精力應該花在好好做幾個節目上,賺廣告,賺影響才是正道。

一套House of Cards就令Netflix飛上天,廣播電視今天雖然受到新媒體的衝擊、影響,但從全球範圍來看還是在緩慢增量,電視的收看方式和廣播的收聽方式仍將繼續存在,只是電視背後的作業系統變了,內容提供系統變了,分發系統變了,但電視作為載體還是存在的。你作為一個優秀的內容提供者,仍然是有價值的,這是個是不破的真理。

人才何來?互聯網或其他新興Startup公司,乾脆會用更高的價格或期權激勵,把人直接挖過去。你去矽谷公司看看,有多少傳統的人目前,最出色的一批傳統Banker已經被新經濟挖走,斷層得非常厲害。

說到收購,更是難上加難。阿里、軟銀這類的新經濟公司搞並購,還需要什麼券商?內部Insider更知道公司戰略是什麼,公司新業務方向,很多戰略規劃的秘密也絕不會和外人分享。投行無法提前介入,怎麼可能給出高品質服務?新經濟最多給點面子,讓投行掛個名好看一點。費用?求其給個幾百萬,最多了。


命運就是這樣,大家早作準備。黎叔,你是時候出手了




女人,一定要計算(二)

女人,一定要計算,商業邏輯固然重要,但它不能替代人生邏輯。人生邏輯一定大於商業邏輯。

人,終究要去做自己喜歡的才行。女人要去追尋自己的內心,做自己內心確定的事情,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一個人一旦找到了自己的熱情所在,走上了自己的道路,她會變成時間的朋友,最終得到的,也遠比逼著自己去做那些不喜歡的事,更好更多。


生活中匆匆忙忙,有否偶爾會停下來思考:
  • 為什麼女人賺錢的速度總趕不上花錢的速度?
  • 什麼時候買什麼東西才最划算?
  • 同樣的一個東西,在不同的地方,為什麼標價不一樣?
  • 去高檔餐廳吃飯,如果選對時機,就能省下很多錢,妳信嗎?
  • 決定你三年後薪酬的,究竟是什麼能力?
  • 為什麼我們生活中總會碰到不公平的事情?
這些看似瑣碎不起眼又毫無關聯的小事,其實蘊含著很多經濟學的知識,你相信嗎?


如果懂得一些經濟學的原理,就能讓妳們的生活品質大大提高,在工作、日常生活中都能少吃虧,少走彎路。

估值是價值投資最核心的學問。不懂估值,何以談Value Investing

巴菲特說:「一個投資者其實只需要學習兩門功課:如何理解市場和如何估值。」不會估值,你好意思說自己懂金融?

財演認為企業價值就等於簡單的幾個財務比率,等於簡單的PEPB,再加上橫向縱向行業對比的人,妳不覺得自己太幼稚了嗎?如果企業價值這麼容易確定,那麼基本上一個高中畢業的人就能對一切企業進行估值了。

一個會查資料、會對比、懂計算的女人,就能簡單對比幾個數字獲得巨額財富。狗咬狗的世界裡,會查資料,會對比幾個財務資料,從來都不是競爭優勢,也從來都不是真正的估值。

價值投資有四個基本概念和兩個重要假設。

這四個基本概念分別是:

1.股票等於股權,是企業所有權。
2.利用市場先生來對來市場的波動
3.由於未來是不知的,所以需要安全邊際
4.一個人經過長時間的學習,可以形成自己的價值觀

舉個例子:1999年互聯網泡沫時,微軟的股價最高到了59美元左右,對應的當時的PE70倍,當年每股利潤是0.86美金左右。買定沽?

這意味著什麼呢?先來簡單解釋下什麼是自由現金流:自由現金流是指一個企業在滿足了短期生存壓力和長期生存壓力之後,可以自由支配的現金流。假設這0.86美金的利潤中有50%是自由現金流,剩下50%是必須的資本開支。那麼在1999年微軟的自由現金流是0.43美金。

然後,我們假設微軟在未來10年的增速是30%,對任何企業連續1030%的增速已經是飛上天的增長速度了。那麼在2009時,其當年的自由現金流是5.93美金,是1999年的13.8倍。

然後,在1999年時,美國的利率是5%-6%,因此在折現時,我們用10%。然後,我們可以把從2000年到2010年之間所有預計的現金流計算出來,分別是:0.560.730.941.231.602.082.703.514.565.93

然後將上面自由現金流按照10%的折現率折現回來,我們可以得到一個驚人的數字:12.1美金。

也就是說,在1999年微軟股價到達59美金那天,未來10年的自由現金流折現值僅僅只占到了股價的20.5%12.1/59)。

換句話說,在市場給微軟59美元那一天,微軟股價的價值裡有80%取決於10年後,也就是2010年後,微軟的業績表現,微軟的自由現金流增速。

我不相信有人可以在1999年預測到2010年後的微軟業績,因為互聯網變化速度太快。

實際的股價表現說明瞭一切。

微軟從2000年之後,股價一直維持在20-30美金,直到它2015-2016找到了新的業務引擎,Cloud雲端。

上面的例子只是為了說明一點,自由現金流折現,是一種思維方式,不是計算公式,不能簡單的模型化(DCF模型)。

誤區2:簡單的使用PE作為估值指標,在絕大多數情況下,絕大多數人使用的PE都是無用指標。 Netflix PE 280倍,買定沽?

StartUp如果估值?
天使投資人或者投資機構在對一個企業的價值進行評估的時候,都會遵循一定的方式或方法,那麼投資企業的估值都有哪些方法呢?我一一介紹:

500萬元上限
這種方法要求天使投資不要投一個估值超過500萬的StartUp這種方法好處在於簡單明瞭,同時確定了一個評估的上限。

博克斯
這種方法是由美國人博克斯首創的,對於初創期的企業進行價值評估的方法,典型做法是對所投企業根據下面的公式來估值:

  • 一個好的創意 :100萬元。
  • 一個好的盈利模式 :100萬元。
  • 優秀的管理團隊:100-200萬元。
  • 優秀的董事局: 100萬元。
  • 巨大的產品前景 :100萬元。
  • 加起來,一家初創企業的價值為:100萬元 - 600萬元。
三分
是指在對企業價值進行評估時,將企業的價值分成三部分:通常是創業者,管理層和投資者各1/3,將三者加起來即得到企業價值。

200-500萬標準
許多傳統的天使投資人投資企業的價值一般為200-500萬,這是合理的。如果創業者對企業要價低於200萬,那麼或者是其經驗不夠豐富,或者企業沒有多大發展前景;如果企業要價高於500萬,那麼由500萬元上限法可知,天使投資人對其投資不划算。這種方法簡單易行,效果也不錯。


200-1000萬網路企業評估
網路企業發展迅速,更有可能迅速公開IPO,在對網路企業進行評估時,天使投資家不能局限於傳統的評估方法,否則會喪失良好的投資機會。考慮到網路企業的價值起伏大的特點,即對初創期的企業價值評估範圍由傳統的200-500萬元,增加到200-1000萬元。

市盈率
主要是在預測初創企業未來收益的基礎上,確定一定的市盈率來評估初創企業的價值,從而確定投資額。

投資人往往更願意用月度 GMV(總銷售額)、月度收入或者月度新增用戶這些指標來衡量早期創業公司的業務增長。季度性的指標一般用於偏後期的公司,或者用於月度波動比較大的業務衡量上。

商品交易總額(GMV)與收入
在市場交易中,人們往往將這兩個概念彼此替代使用。但GMV並不等同於收入。

GMV是市場環境中所有商品在某段時間內的總銷售額。它直觀描述了市場上的買方一共花了多少錢,所以自然最先進入人們的視野。它同樣也能夠反映出來目前這個市場的規模有多大,也可以通過最近一個月或一個季度的資料推算年度市場規模。

收入是企業的 GMV中由銷售創造的那一部分。計算收入時要把各種各樣的費用,市場因為提供服務而收取的費用剔除掉。這裡的典型例子便是基於總銷售額的交易費。但是廣告收入、贊助商收入等等可以算進收入裡。這些費用通常是總銷售額的一部分。

燒錢速率(Burn Rate
燒錢速率指公司現金量下降的速率。知道這個指標很重要。很多初創公司執笠,花光了現金,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削減開支或是讓他們再去外面融資了。下面是一種簡單的計算方法:

月度燒錢量 =(年初的現金量-年末的現金量)/ 12

這其中也有「淨燒錢量」和「總燒錢量」兩個概念的區別:

「淨燒錢量」指的是:收入(其中包括了所有你有可能從外界得到的資金)- 總燒錢量。這能真正看出你的公司每個月在燒多少錢。而「總燒錢量」只是看你每個月的開銷加上別的現金開支。

投資人往往會關注「淨燒錢量」,因為通過這個指標能看出賬上的錢還能支持你公司運營多久。但他們也很清楚,隨著你收入和支出的變化,燒錢速率也會改變。(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