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4月30日

做女人,點可以冇機心?(二)



 「冇錢」階段可以是廢青、新婚、也可以是剛結婚生子的小家庭。小家庭沒有積蓄,月光一族。隨著人工的提升、買中我們推介的1357Momo、花紅、私募、入不敷出的情況得以改觀,慢慢變得不那麼缺錢,逐步走向「中產」。

「中產」的含義是對一般的消費品,家庭都能輕鬆消費得起,有穩定、可觀的收入來源,有受人尊重的職業,淡定地擺脫了缺錢的狀態。

「富豪亅在物質上更豐富。是否財務自由、是否需要工作是中產和富豪的區別。富豪家庭的積蓄足以使其在不工作、沒有新的收入來源的情況下,僅靠家底,就可維持高於一般家庭的生活水準。錢夠多,是財務自由的第一層含義。第二層含義是,即使不工作,富豪家庭仍有Passive Income。現金收入可以是收租、收息、企業的股東分紅收入、投資收益等,這些現金流入不僅能支持開銷,還有相當可觀的盈餘。

「家族」的含義比較特殊。一個人成為中產或富豪的年紀各不相同。有些人年少得志,富二代、生意人、互聯網創業者,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可以財務自由,成為富豪。而家族一定是在四五十年之後,家庭已經有二代、三代,家庭成員越來越多,資產規模越來越大,婚姻、財產傳承等問題提上日程。

因此,「中產」向「富豪亅的轉變是最為艱難的一步,是在和生活、人性、安全感、價值感做鬥爭,為了能更上一層樓,中產捨棄安定的生活和工作,投入積蓄,從零開始,去創業。拋棄安穩,追求風險,要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生活品質急劇下降。家庭要花銷、員工要工資、公司要發展、企業要創收,所有問題都必須在錢燒完之前解決。然而,此時卻是內心最滿足和最幸福的時候,因為心裡有夢。一旦突破,在財務上和成就上的成功,將使中產者跨入富豪的行列。

所以,做人,做女人,尤其是做一個財務自由、享受人生自由的富豪,點可以冇機心?也許就是人生的高境界。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鄧文迪參與了UberSnapchatWarby Parker的投資,實際上她和矽谷的科技公司都很熟,當然大家的注意力多半會被她和GoogleCEO的桃色新聞吸引。儘管當年力勸梅鐸買下Myspace,蝕了好幾十億美金,鄧文迪對科技的嗅覺還是很敏銳的,就連梅鐸也承認,買Myspace並沒錯,買了以後沒能管理好才是導致最終低價賤賣的根本原因。

鄧文迪Wendi Deng是誰?

鄧文迪出生於山東濟南,卻是在江蘇徐州長大。父親是徐州工程機械廠廠長,母親是工程師。鄧文迪在初、高中成績一般,但身高有1.75米,曾為徐州排球隊的主力隊員。1985年,鄧文迪考入廣東暨南大學。她的在校成績一般,卻擅長交際,也是交際舞的高手。

後來,鄧文迪跟隨老豆去廣州,一對來自美國加州的夫婦Jake CherryJoyce Cherry臨時調任中國幫忙建雪櫃廠。當時這對美國夫婦的隨行翻譯告訴他們有一個年輕女學生想跟他們學英文,問要不要見見,JakeJoyce 便答應了。那天,學生們蜂擁而至,都想認識這對美國夫婦。Jake Joyce並不知道翻譯說的那個女學生到底是哪一位,然而咁高的鄧文迪沒費什麼功夫就從人群中脫穎而出。

JakeJoyce即將回美國之際,鄧文迪毫不猶豫地從廣州醫學院輟學,並告訴Jake自己想去美國念書。JakeJoyce幫她做了擔保,搞定了學生簽證。去了美國後,Jake後來為了鄧文迪和Joyce離婚,娶了鄧文迪,她順利拿到了綠卡,

可是這段婚姻拜拜告終,就好像是對Jake拋棄髮妻的懲罰。通過和第一任丈夫的婚姻,第二任同居男友則包攬了鄧文迪去耶魯念MBA的學費。鄧文迪的功力,年輕時己經露一手。

婚姻是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資,這句話是巴菲特說的,不僅指女性,也針對男性。而對於鄧文迪而言,無論選擇和誰在一起,她始終認為她首先需要良好的教育,進而獲得一份體面的工作,才能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她瞭解自己的天賦,並且相當精於錘煉和運用自身的優勢。

加州州立大學的Daniel Blake教授回憶,當時鄧文迪和另外三個學生名本科生組成四人小組,她們一起吃飯一起學習,曾合作過一個大型計畫,分析財政政策對美國經濟的影響,而這個小組成為有史以來該校經濟系的最佳小組。畢業後,鄧文迪進入耶魯大學商學院,成績優異,在Daniel Blake教授的推薦信中,她被稱為是Super學生。

當年鄧文迪和老公共同接受CCTV《對話》節目的訪談時,鄧文迪就直言,如果不是自己所受的良好教育,那見了梅鐸也沒有話題,也就不會有緣分在一起了。所以,如果要投資一樁婚姻還是得先投資自己。妳是廢青、如不長進,長大後很自然成為廢中。

有很多傳言說鄧文迪找工作的時候,特地買了頭等艙機票並假裝偶遇集團董事Bruce Churchill,萬米高空中,短短數小時,邱吉爾就被鄧文迪降服了,答應給鄧文迪一個MT機會。

錯。實際上,鄧文迪是通過耶魯的校友,Sony影業的一位製片結識了Bruce,而與梅鐸的第一次會面則是在Start TV的公司會議上,那是1997年,Star TV的新總部遷往紅磡,在揭幕慶典上,傳媒都紛紛稱讚擦鞋梅鐸是天才,所有的問題也都圍繞著他所取得的成就。


當年只有28歲的鄧文迪站起來直截了當地問道,「為什麼你在中國的戰略這麼失敗?」

全場霎時鴉雀無聲,梅鐸給出了一個解釋,沒想到鄧文迪卻說梅鐸的回答很牽強,於是她又稍微補充了幾句,然後問鄧文迪,「現在的這個答案你滿意了嗎?」

「唔滿意」鄧文迪說。


會後,鄧文迪找到默多克,跟他探討了自己關於開拓中國市場的想法,讓梅鐸印象深刻。同年,Star TV擴展業務,鄧文迪成功獲得在中國大陸開拓其音樂頻道的職位,年薪8萬美元。連勝幾戰,斬獲頗豐。但鄧文迪並未「金盆洗手」,她下一個目標就是全球龐大傳媒帝國新聞集團 News Corporation 的主要股東、董事長兼行政總裁梅鐸 Rupert Murdoch,公司凈資產約4百億美元。(未完)


2017年4月28日

做女人,點可以冇機心?

很多人想變成中產、富人,她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做,而是不敢真的那麼做。當你到過更高的地方,看過更遠的世界,你會更關注自身的成長,而不會斤斤計較於那些瑣碎,開始想想另外的世界。

所以,做人,尤其是女人,一定要有機心。

人的層次不是由社會階層和財富決定的,也不是由地域和出生背景決定的。決定一個人層次的是他們的經驗、閱歷、眼界、價值觀、格局、支配時間的方式以及人生的趣味。由於有了不同的層次,於是便有了不同的圈,每個圈裡的人都有著那個圈子裡獨特的群體特徵。許多廢青廢中舊電池,一冇本事,二不勤奮,就忙著搭人脈了。好像人脈一搭成,就天下無敵唯我獨尊了。

我也不知道「人脈」這個詞,是哪一年發明出來的,是誰造出來的,唯一感覺到的是,這詞誤導了很多年輕人。在他們的概念裡,人脈搭得好,朋友少不了,一副精英的樣子,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人脈不重要,機心才重要。

睇睇礦工家庭出身的Carol大女嫁咗俾威廉王子,二女嫁咗俾億萬富豪。這位62歲的阿婆,用了一生時間,將自己塞進英女王旁邊


英國凱特王妃劍橋公爵夫人Kate的妹妹Pippa Middleton下個月就要嫁了,新郎是億萬身價的James Matthews6年前,王妃的婚禮,Pippa憑著美臀一戰成名,有人還為她的Pippa Bum開了網站。

Kate and Pippa老母Carol Middleton,出身非常普通,礦工後代,離皇室豪門的距離何止九條街。兩個女兒,一個嫁給王子,一個嫁入豪門。
 
祖父是普通的煤礦工人,父親是司機兼建築工人。但Carol的母親卻是一個想要改變命運的女人,即使家裡窮得只能吃隔夜麵包,也要把女兒打扮得靚靚的,行出去氣質不能輸給貴族家的孩子。生仔要窮養,生女要富養,最好有人包養,長大後的Carol,當上了空姐。

很快,空姐在約旦嫁給了BA的飛行調度員Michael Middleton,勉強算是進入了中產階級,雖然按照佢老母的標準,Carol並沒有釣到什麼金龜婿,但自從她把大女Kate痾出來那一刻起,就繼承了母親的野心勃勃。

Bill Gates成為首富當然離不開他的律師老豆和銀行家女兒的老母。他讀的私立學校在1968年花了三千美金買了電腦終端設備。1968年,大多數孩子還只知道自己同自己玩,哪曉得什麼電腦?

前段時間,一個杭州女被哈佛提前錄取成為新聞,不過普通人家的孩子得個睇字,人家父母都是麻省理工畢業的,父親還是科技上市公司CEO,那女生從小就在美國參加夏令營,8歲學習Coding。當窮人的孩子在痛痛快快地玩手機時;富人家的父母帶著他們去參觀劍橋耶魯,告訴他們,這是你未來的目標。當普通的孩子熱衷於討論陳瀅濕身;這些孩子在模擬聯合國辯論,討論什麼是正義,開始學習法語、西班牙語、德語,他們未來的競爭對手是全球最優秀的大學同學。

上世紀九十年代有本電影《新戀愛世紀》。劇中黎明演一個普通白領Bill,帶著女友劉嘉玲去一家廉價餐飲店吃飯,飯店前排著長長的隊,Maggie不由抱怨男友太CheapBill說,我一定會出人頭地的。劉嘉玲冷冷地指著長長的隊伍說,這裡哪一個人不想出人頭地。

窮人的孩子出人頭地太難了。

Kate 4歲時,Carol就逼著老公辭了職,從約旦搬回了英國。因為女兒必須得念貴族學校呀,她把Kate送進了St. Andrews小學,從小培養British Tongue、貴族口音、舉止,養成了上流社會的儀態萬。至於中學,Kate念的是英國最貴學校之一Marlborough College,也是致力於打造出色的淑女和紳士。除了唸書還要學習各種高級技能,光學費就要2.7萬英鎊一年。

Kate不僅加入了學校管弦樂隊,是學校唱詩班的主唱,運動全能,游泳、曲棍球、網球、滑雪樣樣精通。在媽媽的野心鼓舞下,15歲的Kate就曾信誓旦旦地說:也許某天我會嫁給王子。當然,Kate的妹妹Pippa和弟弟James,也都是一路從貴族學校念上來的。為了支付這筆龐大的教育費用,賣身都不夠了,Carlo決定自己創業。

Kate 5歲、Pippa 3歲、最小的James剛剛出生後,她就一邊揍B,一邊聽上帝的號召創業去,開了個賣Party用品的公司Party Pieces。因為創業初期經費有限,她不僅說服了老公加入當員工,還讓小孩當Model給公司拍宣傳照。因為夠搏,公司被Carol打理得井井有條。到中學,屋企就很豪氣買下了Berkshire的大屋,一家人從此離上層階級又進了一步。

Kate申請大學那年,本來已經拿到了名校愛丁堡的offer,但威廉王子宣佈將在次年進入St. Andrews大學就讀。Carol一聽,心思馬上靈光。她勸女兒休學一年,重新申請了和王子相同的大學與專業。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Kate懂得各種運動技能,分分鐘拉近了她與王子的距離。然而,被王子睇上只能算是萬裡長征的第一步。因為Kate跟威廉王子的戀愛,一談就是八年,期間還一度分手。要想王子定下心來跪地求婚,還是得靠老母,機心女王的助攻。她花在準女婿身上的心思,絕對不比女兒少。

在家裡隨時備著威廉最喜歡的紅酒,芝士點心和海鹽朱古力,還將威廉王子的頭像設為為手機Screen Save。開Party,搞氣氛這些小事,對前空姐加派對公司老闆娘來說,Easy汁。她不僅讓王子愛上去她飲湯,還時常用空姐口吻播報飛機即將著陸的消息,逗得王子哈哈大笑。

2009年聖誕節前,王子本來只是想去Kate屋企家吃吃吃,Carol卻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一直拖著不求婚的王子承諾跟她結婚,還答應有了B之後給外母帶。

果然,有了佐治小王子之後,阿婆帶著孫子上山下海,親近大自然。隨時隨地抱抱錫錫,小王子和外婆可親了,遠遠看到也跑過去要給Carol打招呼。有了小公主後,權力範圍更廣了。兩個BB的生活起居,基本上都是外婆話事,王宮都快成了佢屋企。孫仔孫女跟外婆越Close,查理斯和卡梅拉就越不Happy

甚至有媒體評論說:「可怕的中產階級暴發戶,用他們資產階級的商業野心,以空姐的方式溝淡了王室的高貴血統。」不過身為女王,她的回應永遠是一於少理露出八顆牙齒的標準笑容。對於她來說,有多大的野心,就能挨得住多大的詆毀,吹咩?


窮人的小孩給人的感覺是比較冷淡、缺乏信任和徧激的。不知道怎樣找到自己的路,或者說為了達到目的,他們不知道該怎樣制定自我。富爸爸、富媽媽們的孩子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他們會為孩子打聽老師、教練、校友的情況。富爸爸富媽媽喜歡對孩子刨根究底,每一件事都要問清楚來龍去脈。富人家的孩子早就開始領會到了權力的意義,他們希望孩子能夠拿出自己的信心,敢和父母頂嘴,能和別人談判,還能質疑成年人。窮人們遵循的是放任孩子自然成長。

我從來不以財富、階層來給人貼標籤,可是有些圈子,即使你努力去適應,你也依然無法融入,強制地融入,只會讓彼此都無比尷尬。每個圈都自帶各自的能量場,高層次的圈子自帶正能量場,而低層次的圈子則帶著暗黑的負能量。


如今62歲的Carol Middleton,有了兩個咁有出息的女兒,一點也不care有人指點點指,畢竟,她可是用了大半的時間,才從礦工之家站到這張照片的中央。


2017年4月26日

錢對女人是如何重要


張愛玲在其散文《童言無忌》中曾寫道:「我喜歡錢,因為我沒吃過錢的,小苦雖然經驗到一些,和人家真吃苦的比起來實在不算什麼,不知道錢的壞處,只知道錢的好處。」

一個女人只有經濟獨立,才是立足於社會的根本,無論是已婚還是單身,經濟不獨立,靠山山會倒,靠水水會流,唯有靠自己,才是王道。

Crunchbase20165月發佈了一份對女性創業者的研究,強調了科技領域女性所占比例少的問題。一年後的現在,隨著對全球生態系統的研究的擴大,我們再次回顧同樣的問題:女性創業者占比有多少?這些數字從2009年以來是否有所改變?女性創業隊伍在Seed Round輪、早期階段和晚期階段的融資表現如何?

五年了,數字並沒有增長。

創始人中共有43008家全球性公司在2009- 2017年期間獲得了初始資金。在這些全球性公司中,有6791名(約15.8%)創業中至少有一名女性創業者。

可以看到,女性創業公司所占百分比並沒有增長。女性創始人的絕對數量(連同StartUp公司總數)增長了五倍以上,從2009年的176個增加到了2016年的932個。


932家公司中,三分之一是純女性創始人團隊。三分之一由一男一女的創始人團隊組成。剩下的三分之一是三名或以上的創始人團隊。女性創業公司所涉及的領域包括:教育(32%)、電子商務(31%)、醫療保健(21%)、媒體和娛樂(21%)。

女性初創公司,只有8%堅持到了晚期階段、7%拿到了晚期階段的資金。2016年,至少有一名女性創始人的公司,有19%到了種子輪,有14%挺進了早期階段,有8%堅持到了晚期。

我身邊有超多的女性創業Startup老板,但是從來沒有人去介紹她們,一個女人不要求妳大富大貴,但妳至少要有養的起自己的資本,無論妳有再多的深情,再有人愛,經濟獨立永遠是你尚方寶劍,不必為了錢委屈自己,也不必為了錢討好別人。一個經濟不獨立的女性,也許只有在遇到被人拋棄,背叛,變心時,才能覺悟到金錢對女人是如何的重要。妻子當後援,老公負責賺錢養家,而活生生放棄了自立的資本,上了年紀,沒有一技之長,找工作都難,更不要說在不惑之年比人飛。

一個女人是否成熟,是否經得起時間的摧殘,經濟獨立,精神獨立,生活獨立,唯有這三點獨立,無論你是否有人愛,是否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真命天子,生活也不會過得太差。

錢不是一個女人過上好日子的重要因素,但一定是不可或缺的條件,一個女人能有自己賺錢的能力,無論做什麼事,總歸是有自己的私己。

有女性創始人的創業公司,17%拿到了種子輪的資金,13%到了早期階段的資金,有7%堅持到了晚期的資金。在2016年的所有融資階段,100億美元去了至少有以為女性創始人的初創公司,而有940億美元去的是僅有男性創始人的團隊。

越來越多的VC開始重視女性初創公司,天使投資方,比如AstiaPipelineBroadway AngelsGolden Seeds對女性領導的初創公司都非常重視,同時還會培訓女性投資。

BBG VenturesMergeLaneFemale Founders FundRivet VenturesHalogen VenturesScale InvestorsFierce CapitalThe Pekins專注於女性初創公司在早期階段的融資機會。SheWorxThe Vinetta ProjectWatermark等投資方為女性創始人創建了一個論壇。

女性要創業,中環廢話一定要學,例如:什麼是GPLPPEVCFOFTOT

一、首先是GPLP
普通合夥人(General PartnerGP):大多數時候,GPLP是同時存在的。而且他們主要存在在一些需要大額度資金投資的公司裡,比如私募基金(PEPrivate Equity),對沖基金(Hedge Fund),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這些公司。你可以簡單的理解為GP就是公司內部人員。話句話說,GP是那些進行投資決策以及公司內部管理的人。

舉個例子:現在投資公司A共有GP1GP2GP3GP4四條普通合夥人,他們共同擁有投資公司A100%股份。因此投資公司A整體的盈利,分紅虧損等都和他們直接相關。如果還不明白的話,請妳死開。

有限合夥人(Limited PartnerLP):我們可以簡單的理解為出資人。很多時候,一個專案需要投資上千萬乃至數個億的資金。大多數投資公司,旗下都會有很多個不同的項目,我們也是,遍佈西岸、亞洲、EU,而投資公司的GP們並沒有咁多的金錢,或者他們為了分攤風險,因此不願意將那麼多的公司資金投資在一個項目上面。而這個世界上總有些人,他們有很多很多的現金,卻沒有好的投資方法,放在銀行食利息在金融界可是個純粹的虧錢行為。於是乎,LP就此誕生了。

LP會在經過一連串手續以後,把自己的錢交由GP去打理,而GP們則會將LP的錢拿去投資項目,從中獲取利潤,雙方再對這個利潤進行分成。這是現實生活中經典的「你(LP)出錢,我(GP)出力」的情況。例如老虎仔及純官的永升Deal

在美國,絕大多數情況下,LP都有一個最低投資額度,這個數字一般是600萬美金。換句話說,如果你沒辦法一次性投資到600萬的資金的話,別人連入場機會都沒有。此外,為了避免一個LP注資過多,大多數公司也會有一個最高投資額度,常見的則是由1000萬至2000萬不等。但這個額度不是必然的,如果LP本身實力比較強大,甚至可以在投資過程中給與幫助的,數個億的投資額度也是可以看得到的。

此外,一般LP的資金都會有一個鎖定週期Lock-Up Period,一般為一年至數年不等,要看公司具體投資的項目而定。為的是確保投資的持續性,過短的投資週期會導致還沒開始賺錢就必須退場,換言之,如果你給公司投資了600萬,你起碼要一年以後才可以將錢取出來。


那麼GP是如何獲取利潤的呢?(未完)


2017年4月25日

新舊兩代完全冇可能融合

很多朋友邀請我出席一些什麼創業講座,分享活動,一般99.9%我都拒絕,勉為其難去了一兩次,坦白說,浪費大家的時間,大家都知,香港的年輕創業者普遍都沒有什麼資源,沒有所謂的導師,就算有,通常係一班曾經很成功的中老年人,他們用過去的成功經驗告訴你未來應該點樣做?這樣不是武斷?我憑什麽教你?不如細路你教番我?好唔好

許多朋友應該對下面描述的場景不陌生,會議室幾十人,有學界、有業界、有做官的,濟濟一堂,對一個巨大的空泛概念做交流討論,幾位講者完整發表演講、十分FancyPPT簡報之後,與會者客客氣氣,報告者謝謝指教,大合照加Selfie,散會

這就是典型「官產學研」的場景

這樣的形式,只有在討論學術時有價值。如果是政府政策會議或施政會議,這樣的做法就是致命傷。為什麼是致命傷?因為治港求的不是吹水式的空談,開會就是要做決策;一個無能的聚會,不能稱作會議。過因為官僚體系的僵化,領導力不足,官階的倫理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各級官員講多錯多,開會最好閉口不言

許多人認為,香港近年沒有抓到數碼新經濟浪潮所,錯失一個又一個的轉型機會,原因當然不勝枚舉。其根本原因是老闆「認知」沒提升,因此「思維」無法改變

舊成功框架有其道理,卻不見得適用現在,新框架看似有機會,卻未完成驗證。上帝很公平,上一代們面對的是零資源,但也相對零限制,富二代有了資源,但也同時有了框架的限制

許多大企業家因為太成功,所以思維還停留在上個世紀,那個他們最光輝的歲月。老人放手,新人謙卑,新舊完全冇融合可能性,看看Polo Ralph Lauren就知,連紐約我成日去的Fifth Avenue的旗艦店也要倒閉


死老嘢其中最大的負債,就是上一代想加諸的成功框架。這個框架方方面面,無所不在。上一代用的是四十年前的思維,穩紮穩打是他們成功的鐵律,他們的偶像是Jack Welch,這一代的偶像是Steve Jobs。他們不認識Jack Welch,不認識GE,不羨慕Bill Gates,他們崇拜的是連續二十年不賺錢,卻享有百倍PE、市值挑戰全球第一大企業的Amazon Jeff Bezos

Ralph Lauren目前的CEOStefan Larsson,創始人Ralph Lauren2015 9月底宣佈,Stefan Larsson 曾擔瑞典H&M 高管長達15年時間。期間H&M的銷售額從30億美元飆升至 170億美元,市場覆蓋從12個國家增長到44個國家,一躍成為全球大眾時尚產業的領軍者

2012 10月起,Stefan Larsson 開始擔任Gap旗下品牌 Old Navy 全球總裁,從日本市場入手,拓展全球業務。近年來垃圾Gap集團業績急轉直下,而在他的領導下,Old Navy成為 Gap 旗下三個子品牌中唯一一個同店銷售表現良好的公司

Ralph Lauren 是兩個世界的人,他任集團 CEO 期間,Stefan Larsson 推出了一項名為“Way Forward Plan”的長期成長計畫,該計畫根據品牌目前遇到的問題制定了相應對策,包括精簡組織架構、改進運營模式、調整門店組合、簡化成本結構等四個主要策略,並裁掉了1000位員工

冇錯吖

但是這一政策很快在集團內部引起了矛盾,Stefan Larsson 的削減成本計畫中,大量更換公司原來的死老嘢管理層,對員工士氣造成了很大打擊。這一策略與Ralph Lauren在過去多年內建立起的企業文化衝突,並最終引起了董事會的介入

他與Ralph Lauren之間的分歧還包括對集團未來的產品,行銷和購物體驗的發展方向規劃。Stefan有雷,辭去了CEO一職

PK的是,Larsson 的重群組原則目前並沒有獲得太好的效果,集團的銷售額連續第七個季度出現了下滑。自 2015 11 Larsson 上任以來,Ralph Lauren 的股價已經下跌了超過25%,股價一度跌至76.86美元每股,為過去六年最低

大企業在世代交替上跟不上數碼浪潮,不是年齡問題,在於最高領導創新精神衰退。企業擴大到一定規模之後,「以攻為主」的經營方針不知不覺會被「以守為主」代替。有不少老嘢,舊電池,經常先入為主評論各種創新事業,前輩的成就固然可敬,但在這光速競爭的年代,很多訊息的獲取,並不存在於自己狹隘的生活體驗,或者是上世紀成功的路徑中

以大彊無人機為例,它是極少數新舊兩代融合成功案例。

2006年大疆創立,2009年左右有了收入。一開始是百萬級,後來過千萬,8000萬,後來破了3億,12億,30億,銷售不斷增長,最後去年接近60億。這種爆發,抓住了一個航模升級、互聯化和影像系統需求爆發機遇,還有國外電商銷售平臺流行

1961年出生於湖南的李澤湘作為科大的一名教授,因為成功地投資、孵化出大疆而為世人所知。官產學研,尊重學生創造力沒有僅僅停留在口號上現在李澤湘興趣搜索的眼光集中於三個圈層人身上。第一,是自己在科大學帶過的學生創業公司。第二,是李澤湘通過高校、論壇演講吸引的學生,還有一些是參加機器人大賽、夏季培訓的學生身上。第三,是從全球尋找,以千里挑一的標準搜尋來適合創業、有技術潛力人才和團隊

互聯網年代,人是社會性動物,知道分享合作,沒有所謂菁英和權威,沒有上對下關係,大家皆是平等,互相分享。許多人假設知道未來,但事實上沒有人知道,大家都多聽少說,新舊才有融合共創的可能。

(部分原文刊於信報426 (官產學研,一派胡言)StartupBeat (做莊做閑只是暫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