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2月20日

根本沒有告訴你故事的全部


成功者的故事太多,漏掉的關鍵資訊也太多。莎士比亞在李爾王中有一名言 ”Have more than you show, Speak less than you know”。大概就是這意思。

我們不否認成功者的個人能力很強,但是我們要注意的是他們過人的出身、背景和機遇。如果拋開這些出身、背景和機遇,和他們具備相同能力的人很多,但是能夠取得這樣成就的人是非常少的。如上這些例子,成功人士只是展現了他們願意給你展現的那部分真實。

成功人士的確會坦誠地將自己落魄的過去和辛酸的奮鬥的主要故事講述給你,如何含辛茹苦,出版自傳等等。他們會用自己精彩的人生來激勵後輩或者指點後輩。他們會非常善意地分享自己的真實經歷給所有正處於事業上升期的年輕人。

他們會告訴你什麼叫忍耐、什麼叫謙虛、如何與恨你的人化敵為友、如何凝聚團隊,如何兩年冇收入創業等等,讓你耳目一新。你聽過了這些經驗之後確實能夠提升對人生的認識,增強對理想的信心,保持生活的溫度。

但是,他們不會告訴你故事的全部,他們的傳記也大多包裝精美,言之鑿鑿。但是這人生歷程背後,是一段又一段險象環生,爾虞我詐的旅程。即使他們諄諄教誨,語重心長,痛哭流涕,慷慨激昂。但是在叢林中,龍蛇混雜,陷阱重重,蛇蠍滿途。比起更多的真善美,他們每天都會面臨著假大凶惡醜。

當他們口若懸河地向我們講述他們如何爬山、跑步、讀哈佛,如何曲折多變的奮鬥,卻可能隻字不提其特殊背景,或者特殊機遇在關鍵時刻的特殊作用。他們書中的每一個字,都是他們覺得可以拿來與我們分享在陽光之下的真善美,但是他們不會將轉捩點的人性醜陋、虛偽、陰險、兇殘等分享給素不相識的你和我。

所有的強國商人,無論是真正的國家隊,還是山寨的,不管是賣假貨的,還是買真貨的,都明白自己的財產只是暫時擁有,剎那的光輝不代表永恆,行錯一步就萬劫不復,變成了共產黨。

他們做投資買賣的時候,其實心中最在意的唔係這個刁的利潤、業務是否可以拆骨、甚至不是控股權、最重要的是政治正確,為自己為幕後的老闆拿到最佳談判籌碼,香港企業老闆,很多不明白這個道理,人格不夠分裂、性格不夠矛盾,要吃得開,天使與魔鬼兩面要同時兼備,靈魂和肉體隨時可以分離。

廣昌兄被收編之前,至少涉及三單大畸屎,「上海教父王宗南」案、「海南礦業艾寶俊」案,「大內總管令計劃老婆的青年創業基金」案,單單都堅過石堅。點解會冇事?仲飛去New York鋸扒?這個你懂的。


成功者在走向成功的路上,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用假大凶惡醜對假大凶惡醜的關鍵戰役。我們不知道他們用怎樣的非常手段打垮敵人,也不知道他們憑藉怎樣的非常規途徑才獲得助力,讓自己獲得了強悍的The Force。

正是這些不為外人道的故事,在特定的關鍵時刻幫助他們成為了今天的首富土豪,才甩開了不曾有此機緣的人。那些發揮決定作用的人和細節,我們一生都看不見、接觸不到、學不來、用不上。所以,成功者的很多故事聽聽就算,只要成功了,那些故事放到一隻狗身上都是傳奇。而這些,他們未必會講,畢竟社會不像小白兔般純潔,不像阿叻咁白痴。所以,他們沒有講出故事的全部,我們也不能將這些故事當作故事的全部。

成功者的故事遠比我們想像的精彩得多,更比我們聽說的精彩得多。他們向我們展現了一個努力就會有回報的烏托邦,仿佛只要你如他一樣的堅韌、執著、剛強,加上誰都可以擁有的常規運氣,就會取得他一樣的成功。

與其信奉一個遠離自己實際生活的半假半真故事,不如相信自己手邊就蘊藏著改變的力量;不如著手實行些微的進步的努力。

這麼多年過去了,青澀的你仲幻想炒股炒外滙可以上樓?那你一定還在逼地鐵看手機吧?

真正陪我們同現實生活廝殺的只有自己和愛我們的人,真正讓我們向青春夢想奮進的只有我們自己的實在力量。

Hell is empty and all the devil are here - William Shakespea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