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2月13日

為什麼堅持,想一想當初

周星馳是如何變成星爺的(完結篇)

年幼時,我們只把他的電影當成笑片,模倣他的對,在傻笑。
稍大一些,把他的電影當做勵志片,每個電影中的小人物都好像有自己的影子。
再大一些,我們把他的電影當做文藝片,偶爾思考眼淚和微笑哪個更重要。
等我們老了,他的電影是一部部紀錄片,回憶星爺帶我們走過的那些青春、成熟和回不去的歲月。

兩部電影失利,周星馳不得不繼續跟蝗晶合作,回歸屎尿屁,拍了《百變星君》。諷刺的是,《百變星君》票房好到冇野講。這個事實動搖了周星馳的信念,之後他連續拍了幾部自己不喜歡但票房很高的電影。

長期的貧窮潦倒,讓周星馳非常缺乏安全感,好不容易得到做演員的機會,他很怕再失敗,怕回到從前的日子,每一部片子的票房失敗都讓他很緊張,特別沮喪。那幾年他接片基本是在還以前的人情債,《算死草》《行運一條龍》《千王之王2000》,全是在幫忙捧新人。

而那些新人都在學周星馳的無厘頭風格,這讓周星馳更加苦悶,他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然後就有了《喜劇之王》。但香港電影的黃金年代已經過去,雖然《喜劇之王》是當年香港票房冠軍,但票房不到3000萬,金像獎還是照樣看不起周星馳,連一個提名都沒給。

像差利卓別靈一樣,他覺得最好的東西是「笑中有淚」,《喜劇之王》是一個嘗試,他覺得已經夠了,因為你不能完全自我,還要考慮到票房和市場,他不敢拍成徹底的悲劇。拍電影是很現實的,觀眾開不開心,才有人決定是不是繼續投資給你拍電影。

很快,全世界都成了荷里活的天下,周星馳打算拍自己的大片,拍《少林足球》時,這一年他已經快40歲了。

因為是CG特技片,需要大量投資。而為了讓周星馳繼續回來拍戲,向生把所有香港的大佬都威脅了一遍,不准給周星馳的電影投資。最後是同樣有深厚背景的林小明站出來,拉了周星馳一把。

2002年,《少林足球》橫掃金像獎,林小明的前妻上臺領最佳影片獎時,差點失聲痛哭,她說:「所有人都以為我們傻了,但是事實證明我們做對了。」後來是曾志偉看情況不妙,搶過咪高鋒打斷她說話,因為向生就坐在下面。

周星馳逃過了向華強,沒逃過廣電總局。

本來《少林足球》可能創造《英雄》那樣的奇跡。與此同時,星輝公司所有在大陸的業務也全部被禁。他當時按廣電總局的要求,親自寫了好幾封檢討書,就跟契弟一樣。而且應廣電總局要求,周星馳參加了各種各樣的內地活動,什麼金雞獎百花獎華表獎,去各個地方做頒獎嘉賓,甚至要給潘長江、趙本山等內地喜劇演員做陪襯。

拍完《功夫》後,周星馳的頭髮徹底白了,《功夫》前後發生了三件事,吳孟達,洪金寶和黃聖依。

周星馳原定找吳孟達出演,後來取消了,讓吳孟達損失了百萬收入。這件事且不說真假,就算是真的,也算不上人品問題,拍電影臨時調整的事情多了去了。何況連吳孟達自己都出來澄清,《功夫》是因為非典延後,吳孟達自己又跟別的劇組簽了合約,就沒能再合作,這關周星馳什麼事呢?

洪金寶一直把自己視為香港武打界的大佬,但周星馳拍戲時不論大佬細佬,只求儘量完美。劇組拍到一場打戲,動作指導洪金寶拍了三條,覺得可以了,但周星馳希望再拍,洪金寶當即發癲了,認為周星馳在這麼多人面前沒給他面子。

洪金寶擔任《功夫》的武戲導演,片酬是100萬美元,走的時候,《功夫》拍了不到1/3,他帶走20萬美元片酬。而且回去香港放話,不許哪個武行班底接周星馳的Job。最後幸虧是美國投資方出面找到袁和平來救火,袁和平的片酬仍是100萬美元,立即超了Budget

袁和平的武打風格和洪金寶非常不同,但前面的戲不可能重拍,大家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下去。等到《功夫》上映,洪金寶又出來拿走了一筆可觀的分紅,大概400萬左右。

關於黃聖依跟周星馳鬧的矛盾,基本沒什麼可說的,這隻老雞現在撈成點,大家有目共睹。《功夫》幾乎囊括了他所有的企圖心。包括他的人生觀、世界觀。這個癡迷武功如來神掌,想要維護世界和平的小男孩,李小龍當然是他自己。

《功夫》上映十周年,要轉製成3D重映。有人說星爺貪錢,其實是是影片版權方索尼哥倫比亞公司的決定,賺得錢都歸哥倫比亞,跟周星馳毫無關係。強國很多影迷認為《功夫》跟周星馳以前的電影不一樣,不那麼好笑了,也沒了深度。

但外國對《功夫》的評價非常高。包括Spike Lee,在紐約大學教了15年電影,每個從他手下畢業的學生都會收到一份必看電影清單,裡面就有周星馳的《功夫》。《功夫》片後出現的字幕:

主演 周星馳
編劇 周星馳
監製 周星馳
導演 周星馳

《功夫》在北美和歐洲都上映了,那年周星馳阿媽去荷蘭旅遊,走出酒店看到大樓外面掛著一張很大的《功夫》海報。在人生路不熟的異國他鄉,星媽看到自己的兒子那張熟悉的臉,印在大大的海報中間,她的眼淚當場就流下來了。

《功夫》在金像獎共獲16項提名,很多人都拿了獎,就是周星馳沒有拿到最佳導演獎。金像獎主席文雋認為,周星馳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拿最佳導演獎的爾冬升拍的《旺角黑夜》比周星馳強了不止一點兩點。

周星馳很早以前提到文雋時說:「大家都不是一個Level,無謂多說。」這是周星馳非常難得表明自己對某個人的不屑。當然,這裡要特別注明一下,文雋以前是跟著向生搵食的。另外跟文雋不乖的,還有一直被金像獎冷落的張國榮,應該這麼說,文雋一直對張國榮有偏見。

之後幾年,周星馳都沒再出席金像獎,連《長江七號》徐嬌拿下最佳新人,他也未出現。《西遊降魔》更是和內地班子合作,電影沒有港味,從此和香港影壇漸行漸遠。

就連《少林足球》拿獎,也和投資人有些關係。當時金融風暴,香港經濟蕭條,所以香港政府高官張敏儀在將獎座頒給周星馳時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我很高興頒這個獎給你,因為你令很多香港人在不開心的時候都可以笑。」

如果周星馳憑《功夫》拿到最佳導演獎,他應該會上臺講一段關於自己跟李小龍的故事吧?可惜我們不會再有機會聽到了。為什麼內地基本沒人批評周星馳?都是香港導演在罵他?因為香港人習慣抱團北上,但周星馳是個沒有派系概念的人,他從來不當大哥,也不跟人Social,這讓那些香港導演很不滿意,覺得周星馳太沒人情味了。

明白這些,可能也就不奇怪周星馳為什麼要回浙江寧波尋根了。周星馳在浙江拍《長江七號》,很多人對他印象很好。下面這個是當時浙江本地論壇裡一個網友發的帖子:「星爺來過杭州,主辦方請他坐船遊覽,船上有個粵菜大廚做了飯。他覺得很好吃,非要請廚師出來見面,謝謝他,廚師都很吃驚這麼尊重他。」


他的父親祖籍寧波,這裡是他父親的出生地,周星馳雖然從小跟母親生活在一起,但他記得自己跟父親在一起的有限歡樂時光。幼稚園時,他和爸爸住過一段時間,所有細節他都記得很清楚。長大後,他在電影裡幾乎都是單親孩子或者孤兒,很少有父母雙全的人物背景。而且在電影裡他刻畫了很美好的父子情,這和他童年得不到父愛有關。

童年時代父愛缺失一直是周星馳的遺憾,也成為拍攝《長江七號》的動機。

曾有人說過,周星馳只有兩個年齡:一個是5歲的小男生,一個是100歲的老人家。一方面似老人般通透,一方面如孩童般單純。這種仙風道骨又童真禁欲的氣質在《長江七號》時期達到了巔峰。過去的生活塑造了周星馳,也牽扯著周星馳,並難免讓他悲傷。

有一次,一個女記者採訪完周星馳,請他在一張照片背後寫一段話留念。據她回憶,有那麼一刻,周星馳露出難過的表情,然後歪歪扭扭地寫下了這幾個字:為什麼堅持,想一想當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