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7月26日

你事業的上限究竟在哪裡(三)?


Richard哥統領中港台過百名交易員,涵蓋A股、港股、外匯、期貨,天天交易額過100億元,真錢。Richard哥年輕時行醫,是大國手,溫文爾雅,幼功打得好,吾問:「何以轉行轉得這般成功?」

「我見過生死。」

什麼算是見過大世面,會講究,能將就?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壞的。見世面就是見天地,見眾生,最終是為了去見自己。20年前,我大學畢業,以為決定人生命運的是機遇。後來發現,決定一個人的,不是機遇,而是見過天地之後的眼界。


很多人以為,城市裡已經不會再有這樣的故事了。但事實上,人生很多巧合背後,不只是偶然。無論做什麼,心裡有數很重要,彼岸就是天地,見過天地才能讓一個人心裡有數,人的一生是見天地,見眾生,見自己的過程。見過天地有了眼界,但是有眼界還不夠,明白苦,才懂得甜。

不必羡慕那些生下來就清楚自己該幹什麼的人。有些人生下來,骨骼精奇,身手矯健、心止似水,可以去做荊軻。如果面目姣好、波大無邊,可以去做范冰冰。生下來樣衰,例如什麼向左向右向前向後,可以做猙獰版蕭敬騰。
要能夠過大世面,你不得不問的問題是:我的價值觀是什麼?


這不是一個有關倫理道德的問題。道德準則對每一個人都一樣。要對一個人的道德進行測試,方法很簡單。稱為鏡子測試

20
世紀初,德國駐英國大使是當時在倫敦所有大國中最受尊重的一位外交官。顯然,他命中註定會承擔重任,即使不當本國的總理,至少也要當外交部長。

然而,在1906年,他突然辭職,不願主持外交使團為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舉行的晚宴。這位國王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鹹蟲,並且明確表示他想出席什麼樣的晚宴。據有關報導,這位德國大使曾說:「我不想早晨刮臉時在鏡子裡看到一個皮條客。

這就是鏡子測試。

你每天早晨在鏡子裡想看到一個什麼樣的人?在一個組織合乎道德的行為,在另一個組織也是合乎道德的。但是,道德只是價值體系的一部分,如果一個組織的價值體系不為自己所接受或者與自己的價值觀不相容,人們就會備感沮喪,工作效力低下。 例如那個86公公帶領下的ICAC,話時話?有冇ICAC調查員想轉工?剛剛挖了一個警隊明日之星,商業罪案的高官過來幫我們搞Start Up,求才若渴。

一個人的工作方式和他的長處很少發生衝突,相反,兩者能產生互補。但是,一個人的價值觀有時會與他的長處發生衝突。一個人做得好甚至可以說是相當好、相當成功的事情,與其價值體系不吻合。在這種情況下,這個人所做的工作似乎並不值得貢獻畢生的精力(甚至沒必要貢獻太多的精力)。

20
世紀30年代中期,Peter Drucker還是一個年輕人,在倫敦做投資銀行業務,工作非常出色。這項工作顯然能發揮他的長處。然而,他並不認為自己擔任資產管理人是在做貢獻。他認識到,他所重視的是對人的研究。我認為,一生忙於賺錢、死了成為墓地中的最大富翁沒有任何意義。

當時他沒有錢,也沒有任何就業前景。儘管當時大蕭條仍在持續,還是辭去了工作。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換言之,價值觀是並且應該是最終的試金石。 

5. 我屬於何處Where Do I Belong?

少數人很早就知道他們屬於何處。比如,數學家、音樂家和廚師,通常在四五歲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會成為數學家、音樂家和廚師了。物理學家通常在十幾歲甚至更早的時候就決定了自己的工作生涯。

但是,大多數人,尤其是很有天賦的人,至少要過了二十五六歲才知道他們將身屬何處。

然而,到這個時候,他們應該知道上面所談的三個問題的答案:我的長處是什麼?我的工作方式是怎樣的?我的價值觀是什麼?隨後,他們就能夠並且應該決定自己該向何處投入精力。

或者,他們應該能夠決定自己不屬於何處。


已經知道自己在大公司裡幹不好的人,應該學會拒絕在一個大公司中任職。已經知道自己不適合擔任決策者的人,應該學會拒絕做決策工作。巴頓將軍(他自己大概永遠不知道這一點)本來應該學會拒絕擔任獨立總指揮的。

同樣重要的是,知道上述三個問題的答案,也使得一個人能夠坦然接受一個機會、一個邀請或一項任務。是的,我將做這件事。但是,我將按照我自己的特點,採取這樣的方式來做這件事,進行這樣的組織安排,這樣來處理當中所牽涉的關係。這是我在這個時間範圍內應該會取得的成果,因為這就是我。

成功的事業不是預先規劃的,而是在人們知道了自己的長處、工作方式和價值觀後,準備把握機遇時水到渠成的。知道自己屬於何處,可使一個勤奮、有能力但原本表現平平的普通人,變成出類拔萃的工作者。  (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