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7月30日

你事業的上限究竟在哪裡(停經篇)


1915年諾貝爾文學奬得主,法國著名作家Romain Rolland留下不少傳世名言:「大多數人在20歲或30歲就死了,他們變成自己的影子,往後的生命只是不斷的一天天複製自己。」


市場經濟,需要規劃;戰略,需要規劃;人力資源,需要規劃;老闆要求你規劃、職業生涯,一諗就要諗三年,常聽到30歲的毛孩空想如何40歲退休,財務自由,他們從少習慣月台追車,贏在起跑,要早人一步,早洩、早戀、早孕、早產,還想早些退隱江湖,何不想想如何早點死?

Managing Oneself這篇文章太經典,是 Harvard Business Review《哈佛商業評論》創刊以來重印次數最多的文章之一。作者就是Peter Drucker。該文首次發表於1999年,當年,Uniqlo柳井正看到這篇文章,驚為天人,奉為神明,在其自傳及文章中提了又提,差一些要供奉在靖國神社。原文萬狗幾字,分四章,今集是停經結局。

6. 我該做什麼貢獻What Should I Contribute?
綜觀人類的發展史,絕大多數人永遠都不需要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我該做出什麼貢獻?因為他們該做出什麼貢獻是由別人告知的,他們的任務或是由工作本身決定的,是由老細決定。

以前的人大多都處於太監、公公、嬪妃、農民地位,別人吩咐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這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做援交的,入房都知道要幫老細沖涼。甚至到了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那時湧現出的知識工作者,還指望公司的人事部為他們做職業規劃。 隨後,到20世紀,就再沒有人想讓別人來安排自己的職業生涯了。年輕男女開始提出這個問題:我想做什麼?而他們所聽到的答案就是「你食自己啦」。

7. 對人際關係負責Responsibility for Relationships
除了少數偉大的藝術家、科學家和運動員,很少有人是靠自己單槍匹馬而取得成果的。大多數人都要與別人進行合作,並且是有效的合作。

老闆既不是組織結構圖上的一個頭銜,也不是一個職能。他們是有個性的人,他們有權以自己最得心應手的方式來工作。與他們共事的人有責任觀察他們,瞭解他們的工作方式,並做出相應的自我調整,去適應老闆最有效的工作方式。

事實上,這就是Manage your Boss的秘訣。


Sale屎出身的,知道有關銷售的一切,但是,對於自己從未做過的事情,比如定價、廣告、包裝等等,就一無所知了。如果Sale屎不懂得這些高層次的、知識型的專業人士在做什麼,錯主要在自己,反過來說,SaleVP的責任則是確保他的所有同事都知道自己是怎樣看待Sale屎這項工作的:他的目標是什麼、他如何工作,以及他對他本人和他的每一個同事有什麼期望。 

8. 管理後半生The Second Half of Your Life
當多數人的工作是體力勞動時,你不必為自己的後半生擔心。你只要繼續從事你一直在做的工作就行了。如果你夠運,能工作40年後撐下來,你就可以快樂地度過餘生,什麼也用不著幹,專心等死。

然而,現在的多數工作都是知識型工作,而知識工作者在幹了40年後,仍能發揮餘熱,他們只是有些厭倦。我們聽到了許多中年危機,「厭倦」這個詞在其中頻頻出現。45歲時,多數經理人的職業生涯達到了頂峰,他們也知道這一點。在做了20年完全相同的工作之後,他們已經得心應手。

但是他們學不到新東西,也沒有什麼新貢獻,從工作中得不到挑戰,因而也談不上滿足感。然而,在他們面前,還有2025年的職業道路要走。這就是為什麼經理人在進行自我管理後,越來越多地開始發展第二職業的原因。(我這裡的讀者老細近年更多這個趨向,趨向年輕。當然,更多的是包二奶)

發展第二職業有三種方式
第一種是完全投身於新工作。這常常只需要從A轉到B。例如,一家大公司的會計師成為一家中型醫院的財務總監。但是也有越來越多的人轉入完全不同的職業。例如,玩泥沙去左做神婆;Athena去左教瑜珈;另一個Jimmy去左做立法局議員;音樂小豆芽做了發展商、兼賣水喉;或者工作20年後離職,到法學院進修;不少江湖朋友,更轉去泰國捐棺材起寺廟。

還有許多人在第一份職業中取得的成功有限,於是改行從事第二職業。這樣的人有很多技能,他們也知道該如何工作。而且,他們需要一個Community——因為孩子已長大單飛,剩下一座空屋。他們也需要收入。但最重要的是,他們需要挑戰。

為後半生做準備的第二種方式是,發展一個平行的職業。許多人的第一職業十分成功,他們還會繼續從事原有工作,或全職或兼職,甚至只是當顧問。

最後一種方法是社會創業。社會創業者通常是在第一職業中非常成功的人士。他們都熱愛自己的工作,但是這種工作對他們已經不再有挑戰性。在許多情況下,他們雖然繼續做著原來的工作,但在這份工作上花的時間越來越少。他們同時開創了另一項事業,通常是非營利性活動。

管理好自己後半生的人可能總是少數。多數人可能一做到底,數著年頭一年一年過去,直至退休。但是,正是這些少數人,這些把漫長的工作壽命看做是自己和社會之機會的男男女女,才會成為領袖和模範。大劉,只有一個。

管理好後半生有一個先決條件:你必須早在你進入後半生之前就開始行動。當30年前人們首次認識到工作壽命正在迅速延長時,許多人認為,退休人員會越來越多地成為NGO的志願者。可是,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一個人如果不在40歲之前就開始做志願者,那他60歲之後也不會去做志願者。

同樣,我認識的所有社會創業者,都是早在他們原有的事業達到頂峰之前就開始從事他們的第二事業。
發展第二興趣(而且是趁早發展)還有一個原因:任何人都不能指望在生活或工作中很長時間都不遭遇嚴重挫折。

在一個崇尚成功的社會裡,擁有各種選擇變得越來越重要。從歷史上來看,卻沒有「成功刁一說。絕大多數人只期望堅守適當的位置。唯一的流動性是向下的流動性。然而,在知識社會裡,我們期望每一個人都能取得成功。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對許多人來說,能避免失敗就行。有成功的地方,就會有失敗。

因此,有一個能夠讓人們做出貢獻、發揮影響力或成為大人物的領域,這不僅對個人十分重要,對個人的家庭也同樣重要。這意味著人們需要找到一個能夠有機會成為領袖、受到尊重、取得成功的第二領域,可能是第二份職業,也可能是平行的職業或社會創業。

實際上,自我管理需要每一個知識工作者在思想和行動上都要成為自己的CEO


雲淡清風,來去自如。

全球年輕人都在變窮,人的一生總會遇到一些躲也躲不開的問題,比如,情是何物,性是何物,錢是什麼東西,為什麼倫理道德長成這幅模樣。

所有這些躲也躲不開的問題,都沒有標準答案,你能多理解一種新的說法,你的小JJ就能更強悍一些,好似陳冠A咁多好,Whey the girl get higher, he go low.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