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3月6日

真正厲害的女人,必是雌雄同體


比妳有背景、比妳靚、還要比妳努力()

Virginia Woolf是一位英國作家,被譽為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先鋒。她說:在我們每一個人當中都有兩種力量在統轄著,一種是男性的,一種是女性的;在男人的頭腦裡,男人勝過女人,在女人的頭腦裡,女人勝過男人。

霸氣外露,又風情萬種,神韻妖嬈,令男女老少癡迷。像狄娜、周迅、蓋鳴暉、天海佑希,可直,可彎,可男,可女,可柔軟,可剛強。

大女水仙二女夏如分別是Goldman MD,老三女林水晶和四子林東潔,均畢業於波士頓大學,三女現為美國公益團體律師,四子為德意志證券VP

林爸爸到底有什麼樣的訣竅?能夠培養出4具有國際觀,如此優秀的子女?故事發生在二十幾年前的某天。

她們的父親叫林順和。爸爸沒有顯赫家世背景,也算不上有錢人,一個平凡灣家庭出身的父親,當時林家正開著家庭會議,來投票表決,到底要不要移民美國?因為在台灣IBM服務的父親有機會派到美國IBM總公司服務,他詢問家裡的意見,當時除了他與太太是成人外,四個豆釘都還在念書,老大正準備高中聯考,老二就讀國一,老三與老四則還在念小學。

投票的結果出來了,三比三,兩邊各有一名大人、兩位細路投贊成和反對票,爸爸說,既然平手,可不可以讓身為當事人的我,計分權重多一點,就這樣,林順和一家踏上美帝合眾國。家庭會議的抉擇,走出一家人不一樣的人生路途,也深深影響了四個小孩的未來。

小孩懂什麼?是一般父母的想法,移民這麼重大的事那敢要小孩參與決定?

但林爸爸卻把小孩當作大人看待,尊重並聆聽他們的意見,連決定送誰去念台灣的美國學校,也由小孩自己決定。長女林水仙才五、六歲時,家裡經濟並不寬裕,但林順和認為孩子總要有人會講英文,決定送其中一名去念美國學校,他就召開家庭會議跟太太與四名幼子討論,結果爭執不下,只好抽籤決定,中獎的是老二林夏如,林順和也信守承諾送她進入美國學校。

打從幼稚園開始,林家每年都有一、兩次的家庭會議,爸爸開會時很有原則,規定每個人只能發表意見十分鐘,而且只能講建設性的話,因此,在開會之前都要很認真準備。再重要的事情,他都會像對大人一樣地跟我們小孩商量。

林爸爸把在IBM開會的方式帶回家,訓練小孩表達與溝通的能力。IBM的工作成了左右林順和一家六口命運的關鍵因素。身為「IBM黃埔一期」的林順和,在IBM整整待了二十七年。台灣政壇許多名人都是他前學長、學弟,如宋楚瑜、蕭萬長、關中。

林爸爸打小就很會考試的他原本想當個外交官,但政大外交系畢業後,立即考上台大政治研究所,不久又考取公費留學後,在美國夏威夷大學攻讀政治碩士期間,卻又對剛萌芽的個人電腦產生興趣。


三十歲那年,遇到IBM要來臺灣擴展據點,他順勢加入IBM,從基層員工做起,同時成為升遷最快的主管,1976年赴美接受兩年完整的高層資訊主管儲備訓練課程後,又奉派到美國、香港、中國等地,主管亞太區業務系統及品管業務,曾出任IBM在天津第一個投資案的總經理。在美國前後六年、香港三年,林順和都帶著一家六口一起遷移,他不僅自己增廣見聞,也為子女們提供學習不同語言、長見識的機會。

他認為要成功,不管你們作哪一行,怎麼成功,都沒關係,但就是要成功。

林順和從小就不斷告訴三女一子。林爸爸治家如同治理公司,更把四位子女全當作:「專業經理人」來管理,教育孩子一概採用「目標管理」,家庭會議就是他進行小孩目標管理的主要方式之一。

林水仙念國中時,林順和在年底的家庭會議中,要求每人要寫出五年計劃,在一陣討價還價之後,四個小孩把計畫寫好放進紅包裡。五年後,他會再拿出來檢討,要求沒有達到計畫的小孩自己好好反省。當我小學時,我的目標寫著要考上北一女,父親卻告訴我說,北一女不是正常目標,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要做什麼事業,才是你們要計畫的,這就是父親給予林夏如姊弟們不同于一般家庭的視野。

為了撇開親情,達到客觀公正及效率的要求,林爸爸還常常找來開企管顧問公司的友人一塊兒來家中開檢討會,監督子女完成目標。現在,林夏如還學習父親開家庭會議的方式,要兩個女兒跟她一起開會,她才知道,要小孩乖乖坐在椅子上開會,可真不容易。

林順和更是不惜代價要讓小孩們得到最好的教育,絲毫也不輸企業家培養第二代的精英教育作法,他遍訪臺灣及美國的名校,非要找到自己負擔得起的名校不可。

除了名校外,他特別重視語言教育,每個孩子除了中文與台語外,還會英語、廣東話,及母語的客家話,除老大林水仙外,其餘都因為工作及念書而精通日文,曾經在西班牙工作過的老二林夏如,也會拉丁文,林家小孩個個都精通多國語言。

細路的彈性很大,在美國期間,都同時使用中文、客語、台語與英文進行對話,像新加坡、瑞士這種多語文國家就是這樣教育小孩的。林順和認為,不該限制小孩只學習哪一國語言,即使多語文進行,小孩子全部都可以學得很好。

四名子女念的大學也都是名校,林水仙念電機最著名的Cooper Union,林夏如念哈佛大學的政治系與東亞系,林水晶與林東潔則是念波士頓大學法律系與旅館管理系。林順和負責幫小孩找學校,卻不幫小孩選志願,從小數理超強的林水仙念電機,熱情活潑的林夏如念政治及東亞系,正義感十足的林水晶走法律,從小立志三十歲要當總經理的林東潔選擇念旅館管理,林順和一切都由小孩自己決定。後來,林東潔對投資產生興趣,想回到美國念企管碩士時,林順和也支持他,但學費只供應到大學畢業,林東潔只好先向姐姐們借錢入學。


日文,也是林爸爸精英教育的一環,在美國期間,林夏如與林水晶念高中時,林順和雖不強迫,卻不斷以行銷本事說服她們兩人到日本念一年大學。當時讀高二的林夏如跳級考上哈佛大學,他建議林夏如應該趁年輕去日本念一年大學搞好日文,不急著念美國大學,林夏如雖然決定念哈佛,後來還是去日本慶應大學當了一年的交換學生。不過,去日本的學費卻是林夏如在日本花旗銀行打工賺來的。

單以林順和一位薪水階級確實很難負擔起四個小孩取得美國大學學位,但是林家夫婦還是熬過來了。曾經長達七、八年,每年都有三個小孩正在讀大學,平均每人的學費高達三、四萬美元,每年要有十二萬美元,IBM的薪水根本不夠支付小孩,很會理財的林太太則是省吃儉用,及自己一些投資獲利得來協助先生一關過一關。

Shirley說:年輕人不試著冒險或走出去發展,也是因為台灣很舒服。很舒服的原因有兩點,一個是大學愈來愈多,這是一個先進國家應該做的,像香港、美國大學畢業生都超過3成,在先進國家這是一個必然現象。但台灣的大學畢業生這麼多,經常沒得到適合社會需求的培訓,結果讓學生畢業後非常失落。

第二個原因,是社會太保護下一代,擔心孩子沒有得到所有優勢。所以我看到在身邊親戚朋友都是,有能力的父母,會一廂情願地滿足下一代。年輕人不一定要找薪水最高的,但要能建造一個更美麗、更美好的未來;我覺得下一代要有正確的觀念,要做負責任的公民、有企圖心的領導人。

一定要鼓勵年輕人,多往外看,更重要的是鼓勵他們回來,創造回來的願景。畢竟,像台灣這麼美好的地方是很少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