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4月17日

文青Dani的漂亮轉身

年輕時,他渴望成為一個寫短篇小說的作家,想寫小說。家族生意只是最後一個選擇。父母警告他,作家揾唔到食,你不是倪匡、金庸、史提芬京。

二十年前,畢業旅行無錢,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是瘋狂洗樓、到處推銷Green Peace。他揾了一點錢,像很多廢青文青一樣,他也喜歡旅遊。從蘇格蘭出發,一路搭順風車去了倫敦。後來他甚至買了一輛車,在車上住了整整一年,一路走一路玩,有時就在農田裡露營。

二十年後,他掌舵一個規模數十億美元的商業帝國,自己身家超過4億美元。

50年代,波蘭裔移民Sam Tick在多倫多一個小倉庫裡成立了一家冬季禦寒用品公司Metro Sportswear Ltd.80年代初,佢女婿David Reiss接管了公司,此人就是文青Dani Reiss的父親。 


文青Dani進入多倫多大學學習英國文學後,一心只想著寫小說。對家族生意一點興趣都沒有。他也並不認為家族生產的羽絨服具有太大意義,1996年,Dani畢業,為了揾點錢,他在老豆的企業裡找了一份暑期工。然而,就是這份原本計畫Hit and Run的工作改變了他的觀點。 

文青Dani幾乎在每一個部門做過,聽電話、倒垃圾、詢問客戶體驗。他在一次德國展銷會上發現,家族的產品其實是一個對於消費者具有真正意義的品牌,跟那些在寒冷中需要保暖服裝,以求生存的人共存亡。他意識到,這是相當有意義的。

他的心中小宇宙的熱情終於被點燃,從此再未離開Family

他花了大量時間學習工廠運營的方方面面,和銷售人員一起去拜訪客戶。90年代初,當試圖把品牌推向歐洲市場的時候,他意識到,歐洲客戶常常會把公司的產品與加拿大較為原始的自然風光聯繫以來,再加上這個公司名稱被人註冊了,於是,他把品牌名字換成了目前的名字。2001年,27歲的文青Dani成為公司CEO,青出於藍而遠勝於藍,從此走上爆發式增長之路,成為加拿大國寶級品牌。

加拿大鵝堅持原料和生產都必須加拿大原產,它幾乎是Made in Canada中的代表,是加拿大的大使,向全世界出口加拿大品牌,更不會把生產線搬到強國。

儘管名字和設計都非常老土,根本毫無時尚元,但這並不妨礙加拿大鵝從最早的南極科學考察隊成長為時尚界的奢侈品羽絨服。雖然公司名字叫鵝,但其實他們用的並不是鵝絨,而是鴨絨。衣服帽子上的一圈毛毛是真正的草原狼毛(coyote fur),防水性能極佳,頗為神奇。

2013年,公司還首次引入了私募基金Bain Capital。年銷售額由當年僅500萬美元,現在已飆升至逾3億美元。過去三年,該公司銷售收入平均每年增長38%316日,加拿大鵝同時在紐交所及多倫多交易所上市,估值約13億加元,三分之二(近4億加元)的收入來自加拿大和美國。直到2016年,才在紐約和東京開了兩家零售店,目標是在2018年再開三家,只要再開區區三家店就好。 

而貝Bain Capital當年入股的時候,這家公司僅值2.5億加元。目前,經過部分股份出售之後,Bain持股比例從最初的70%降至57%文青Dani持股24%

一件加拿大鵝羽絨服的售價高達數千美元,非但很少打折,還動不動就加價,也不做廣告,但任何一個國際一線明星名人都知道,在戶外保暖的最好方式就是著上加拿大鵝。比如007、碧咸、甚至還有普京、馬雲。

這些不是故事,都是真實的。在今天這樣一個一切都有品牌的世界裡,當你遇到一個像這樣的品牌,你會與它真的產生共鳴,因為它感覺真實。


時尚及Youth Culture千變萬化,潮流輪回,風格永存。我認為以年代為區隔的年齡的界限從此抹去,要的是一個回歸初心,去充滿好奇地認知一個個真實的個體,群體畫像會越來越失真。

但凡認為只有90後才能看懂90後的想法,80後才能看懂80後的想法,那是之前年代烙印的既定思維。因為他們身上有著巨大的時代缺失。我認為任何一個未來對產品對感性敏感的人,都要擁抱人性的最大共性,而非誇張差異。

投資人要尋找的更是現象下的深層人性共性規律。Bain Capital告訴我,選擇你們ziggie,也是因為真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