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5月12日

又要賺錢養家,又要貌美如花



我們在20164月的時候《賺了4億,你會點教仔?》介紹過Garrett Gee和他的The Bucket Family,現在這個小家庭的成員由四個變咗五個,多咗一個BB。每次看他們的相片都會心曠神,其實完全冇需要賺到4億,也一樣可以過這樣的生活。

很多人找工作時,薪酬一直是首先考慮的因素,結果賺了很多錢以後,還想要更多,這真是挺諷刺的。

商界到處充斥著競爭,很多人認為,進入商界就是從事買賣與投資;想的都是「我要賺更多錢」,卻幾乎沒有誰思考「我最少需要多少錢」。

因為AmundiDisruptive基金,我把哈佛商學院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最重要的一套理論「顛覆性創新」理重新放在妳面前。他認為,人生的最強動力並非來自金錢,而是來自……



1979年以來,我觀察了哈佛商學院同班同學的命運,在同學聚會上,我發現越來越多的人變得不快樂、離了婚或與孩子關係疏遠。可以肯定的是,畢業時,他們誰也沒有計劃故意離婚或是疏遠孩子。然而,很多人身上卻發生了這樣的事,究竟為什麼?因為他們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的時間、才華和精力時,並沒有將人生意義放在首位。

哈佛商學院每年從全球精英中招收900名學員,其中很大一部分幾乎沒有考慮這個問題,實在令人震驚。如果他們以為將來有更多精力琢磨人生意義,那就大錯特錯了。壓力只會越來越大:你要還貸款,每周工作70個小時,還要結婚生子。

資源配置能力,決定你的人生格局
很多事情在爭奪你的這些資源,比如與妻子建立親密關係、培養優秀的孩子、在事業上取得成功等。面臨的問題和公司面臨的一樣:你的時間、精力、智力有限,該如何針對每項「業務」進行配置?

你的配置決定,有可能讓你的人生變得與你最初計劃的截然不同。有時這很好,機會將不期而至。但如果資源投入出現失誤,結果可能會很糟糕。有些同學不經意間投資於虛假快樂的人生時,我就不由得相信,他們的問題都源於目光短淺。

當人們極度渴望成功時,就會下意識地將自己剩餘的精力,用到能馬上帶來成績的行動上,比如你推出一款產品、簽了一筆大單子、發表一篇論文、拿到薪水以及獲得晉升,這些成績都清晰可見。

然而當你將時間和精力用於和家人親密相處時,卻往往無法獲得立竿見影的效果。孩子們每天都會出狀況,你要等到20年後才能驕傲地說:「我培養了一個不錯的孩子。」你可以忽視與愛人的關係,日復一日,似乎也看不出事情正在惡化。即便與家人的親密關係,才是你獲得幸福感的強大、持久的來源。

如果你深究一些商業大敗局的根源,就會發現,老闆都有追求快速滿足的傾向。如果從這個角度看他們的個人生活,會發現一個發人深省的規律:

在那些他們曾認為最重要的事情上,他們分配的資源卻越來越少。

像管理企業一樣,營造家庭文化
家庭和企業,都有自己的文化。某種意義上,「經營家庭」就像經營企業一樣。

管理學有個經典的「合作理論」:老闆都知道自己需要敏銳地看清模糊的未來,並不斷修正方向;在實際工作中,他們需要花很大力氣說服那些看不到變化的員工,動員他們做好準備並進行合作。

如果員工對公司的發展理念認同度很低,怎麼辦?這個時候,老闆在定義團隊必須做什麼以及怎麼做時,必須果斷而強勢,甚至動用「權力工具」(包括強制、懲罰等)來確保合作。通過相互合作,一次次成功地完成各項任務,他們就會形成共識。

最終,員工甚至不用再思考自己做事的方式,而是依靠本能和推測定義優先事項——這意味著組織內部已經形成了文化。這個過程就是文化的形成機制。

從這個角度思考家庭關係,我們很快發現,為了讓孩子合作,家長所採用的最簡單工具就是權力工具。可當孩子們長到十幾歲時,權力工具就失效了。此時,家長們才意識到,應該在孩子小的時候就營造一種家庭文化,讓他們可以自然而然地尊重自己的兄弟姐妹,聽父母的話,做正確的事。

家庭文化可以有意識地營造,也可以在不經意間形成。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孩子具有自尊和自信,有能力解決種種難題,你首先要知道他們不會在高中讀書時突然獲得這些素質。你必須早早就開始考慮,將它們設計到家庭文化中。

就像員工一樣,孩子也是通過不斷克服困難、瞭解何為有效的方法,來確立自信的。

 

別被「一時聰明」耽誤了一生
在哈佛商學院任職時,每到最後一次課,我會要求學生思考三個問題:

1. 
我如何確保在職業生涯中感到快樂?
2. 
我如何確保家庭關係成為持續幸福的源泉?
3. 
我如何確保不陷入牢獄之災?

最後一個問題聽上去像是開玩笑,但我是認真的。當年,我在牛津大學就讀的班級中的所有同學都獲得了獎學金,但32個人里兩人坐過監。他們都是好人,卻因為一些事情誤入歧途。

在財務和經濟學課上,我們都學過評估投資機會時運用的一條原則:忽略沈沒成本和固定成本,依據每項投資產生的邊際成本和邊際收入來做決策。這一原則使企業傾向利用過去的成功經驗、資源,而不是打造未來成功所需要的能力。

我們在替自己的不忠和失信行為辯解時,經常說的「就這一次」就源於經濟學中的邊際成本原理。在人生需要做出對與錯的抉擇時,我們往往會下意識地認為「現在情況特殊,情有可原,就這一次,不會有事的。」

然而,人的一生中會不斷出現「情有可原」的情況,如果你越線一次,以後還會再犯。「就這一次」的邊際成本似乎低得可以忽略不計,很多人因此深陷進去,不考慮這種僥倖心理可能產生的破壞性,不能從長遠的角度看看這條路最後通向何方。

我總結的教訓是,100%堅守原則,要比98%堅守原則容易。如果你基於邊際成本分析,屈服於「就這一次」,那你就會像我那些遭遇牢獄之災的同學那樣,無比後悔自己的選擇。你必須明確自己要堅守的原則,並為此設定安全線。

越無禮的人,越缺乏自信
在這個世界上,懷有謙遜之心很重要。謙遜不是讓你貶低自己,而是要尊重他人。

年輕人剛步入社會,全部所學幾乎都來自那些比你更聰明、更有經驗的人,比如你的父母、老師和老闆;而當你經過磨煉,事業有成,或從哈佛商學院畢業後,你在工作中遇到的絕大多數人或許並不如你聰明。

如果你的態度是,只有聰明人才能教導你,你的學習機會將會受限。但如果你擁有謙遜的態度,願意向每個人學習,你的學習機會將會源源不斷。

通常,只有當你真正自信時才會表現出謙遜,你也會想要幫助身邊的人提升姿勢水平。有些人總是以一種傲慢無禮、頤指氣使的方式對待別人,因為這些人需要通過貶低他人來讓自己感覺良好,其實他們的粗暴行為恰恰說明他們缺乏自信。

不做短期受益、長期後悔的事
對我來說,有一個清晰的人生意義指向至關重要,但想清楚這件事讓我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在牛津大學就讀時,我每晚花一個小時閱讀、思考,向上帝禱告為何將我降生於世。這意味著少一小時研究自己的應用計量經濟學專業。

對此我曾十分矛盾,但這最終讓我找到了人生意義,而不是糟糕地浪費人生。因為我一年使用經濟學工具的次數並不多,但對人生意義的理解,天天都在體驗。這是我學過的最有用的東西。

如今我向學生承諾,如果他們花些時間釐清自己的人生意義,多年以後回首往事,將會把這看成在哈佛商學院時的最寶貴收穫。


追求一份職業並取得成功,僅僅是實現你人生意義的一種工具。然而若是沒有意義,人生就會變得空洞無物。

人生的最強動力並非來自金錢,而是來自學習、成長,為他人奉獻以及個人事業的成就。

2009
年我被診斷患上了癌症,我的生命可能要比預期的短。所幸治療效果不錯,我不會提前結束生命。但這段經歷讓我對自己的人生進行了一次重要的審視。

雖然我取得了一點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一些公司運用我的研究成果,獲得了巨大收益。然而當我面臨這場疾病時,我發現那些影響對我來說微不足道。我由此得出結論:上帝評價我這一生過得如何的標準,並不是賺了多少錢,而是我能影響多少人的人生。

關於人生意義,我那些學生得出的理解各有不同:

有人說,要與家人以及自己在乎的人在一起;
有人說,做有趣、令人興奮和有影響的事;
有人說,在創業中追求長期職業生涯,創立能影響世界的公司。

思考適合你的人生標準是什麼,別在意能取得多大成就,找到答案並下定決心,每天堅持,這樣當你的生命走到盡頭時,你的人生就是成功的。

四個字總結:「以終為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